寒庭暮白雪°

有个脑洞,假如有个穿越到刀剑乱舞世界的不入流编剧,他糊里糊涂(好运)的成了审神者。几年后,看着满本丸风格各异的刀剑们,审神者终于按捺不住麒麟臂,打算写盗版剧本自己拍!

然后本丸陷入了水深火热。

众刀剑拿着审神者给的剧本,强颜欢笑。


鹤丸·小燕子抓着画卷,挣扎着匍匐前进,气息奄奄道:“皇上…您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江雪吗……?”

一期·乾隆手抖了抖,勒紧了缰绳,身下的小云雀不由得仰头嘶鸣退后几步,一期·乾隆大惊:“你……来人啊!传御医!”

飞奔过来的药研·御医推了推眼镜,盯着躺在地上装死的某鹤,棒读:“抱歉,陛下,臣无能。这...

洗完澡回来不知咋的想刷两把e3,结果一发入魂

果然无心大法好

很好,等我捞到园长,就可以三把刀一起升级了。

(园长你为什么还不来!!!!一百一十六个日日夜夜!为什么你不来!我怀疑这个游戏根本没有园长TAT不,我怀疑我的电脑中了一种自动屏蔽岩融的病毒!

珠子好美,舍不得修o(*////▽////*)o

啊不!青江你先把刀放下!我开玩笑的!

从前有一个美人云集的东瀛组织

上班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连续大雨多日,本丸的时空罗盘似乎出了问题,若是别的本丸,怕是早已上报政府了,但对于这个不在时之政府名录上的“不存在之本丸”的刀剑们来说,这是万万不行的。

这个本丸没有审神者。

曾经是有的,那家伙心软得过头,又仁慈得要命。他对刀剑们很好,让刀剑们称他为师父,引导着付丧神们走上了宽阔明亮的道路,教导他们如何为人,如何为神。

然而他最终还是死了。

审神者临死之际虚弱得不成人形,脸颊手臂上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白色鳞片。

他说那并非诅咒,这幅样子只是因为身负圣血,让大家不要担心。

他说他活了上千年了,现在累了,想睡一会儿。

他说在大限将至之前能遇到他们,他很高兴。...

十张蓝符抽到俩SSR,原地爆炸哈哈哈哈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亲友叫我回归,我回去了,清理了一下邮件,清出10张蓝符,然后就想抽抽看,看能不能抽到鸟妹、鸠啥的(因为一直没得到

后来发现有了个“十连”的选项,点了下,画了个漩涡,然后游戏闪退了_(:з」∠)_

等我重新登陆,一看蓝符,数量为0,但式神录图标右上角没有代表着提示的小红点,我心里一咯噔,想着:蓝符莫不是给我吞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式神录,小心肝一颤

寮里的人都说彼岸花很好,于是我努力把她升到五星,把茨木的破事扒给她了,试了两把结界,我表示……我没看懂啊(虽然两把都赢了


安利一下_(:з」∠)_反正我不养二号机

好久没玩天刀了,上线弄了个新男友~

这是T4金装琴臣_(:з」∠)_

实际上是T3的药童

轻功截了N+1次,始终截不好,最后我放弃了,就这样吧

要找主人的我最后成了主人

只是个脑洞,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今天还是没捞到号叔和小贞orz

数珠丸也没锻出来……

玉钢又不够修刀了!


有多久了呢?不记得了。在这片时间停滞的空间里,连吹拂而过的风都是重复循环的。方桌大小的石柱便是他和那唐门弟子的立足之地,耸入云端的石柱顶上铺着几块方方正正的石板,除了背后的圆月层云和不知从何处吹来的细叶,这里什么也没有,石柱之下便是深渊。

年轻的女子站在石柱中央,右手背在腰后,左手轻抬着,任风吹过她的秀发衣摆。墨蓝衣袍的少年单膝跪在她的左侧,一手扬起、一手撑地,有着精致纹路的机关铁刃由无影天丝连接着,护在他们身后,在皎洁的月光下闪着寒芒。

好想见她…好想听她的声音。

他不...

能做♂的都做♂了……

说,这一个半小时你们都做♂了什么

咳咳咳我绝对没有想到什么裸背式燕尾服,也没想什么俱利烛本子

终于捞到这俩兄弟啦!二姐不再寂寞啦!万岁!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