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从前有一个美人云集的东瀛组织

上班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连续大雨多日,本丸的时空罗盘似乎出了问题,若是别的本丸,怕是早已上报政府了,但对于这个不在时之政府名录上的“不存在之本丸”的刀剑们来说,这是万万不行的。

这个本丸没有审神者。

曾经是有的,那家伙心软得过头,又仁慈得要命。他对刀剑们很好,让刀剑们称他为师父,引导着付丧神们走上了宽阔明亮的道路,教导他们如何为人,如何为神。

然而他最终还是死了。

审神者临死之际虚弱得不成人形,脸颊手臂上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白色鳞片。

他说那并非诅咒,这幅样子只是因为身负圣血,让大家不要担心。

他说他活了上千年了,现在累了,想睡一会儿。

他说在大限将至之前能遇到他们,他很高兴。

他说要记得好好修行,不要懈怠。

然后,审神者闭上了眼睛,燃起的青色火焰将他的身体焚烧殆尽,只剩下一枚莹润的玉珠。

玉珠被供奉在审神者的起居室内,每日都有人来打扫房屋替换贡品,至今已有十年。

蜂须贺虎彻虽然不是本丸修为最高的付丧神,但也名列前茅,不仅是出于真品的骄傲,不肯屈居人(长曾弥)下,也是为了给可爱的弟弟做个榜样,而且他对灵力的掌握最精准。

对于审神者留下的宗卷颇有研究的文系刀歌仙兼定找到他,说如此如此或许能修好罗盘。

经大家商议之后,决定由蜂须贺动手修补,太郎太刀和石切丸辅助,以防意外发生,两位曾被供奉于神社的神刀灵力平和而厚重,他们是最合适的替补。

蜂须贺静下心神,顺着罗盘的灵纹注入灵力,修补着消退或扭曲的纹路。大功告成,并没有发生意外,罗盘再次焕发出一种清灵之感。

“蜂须贺哥哥真厉害啊!”浦岛虎彻对自家哥哥露出一个小天使般阳光可爱的笑容,毫不吝啬的夸赞道。

被弟弟夸奖的蜂须贺内心已经樱吹雪,面上却只露出一个矜持的微笑:“当然,我可是虎彻的真品。”说着,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长曾弥虎彻,对弟弟说:”浦岛有一天也可以的。”

长曾弥也不在意,同在屋檐下几十年,蜂须贺的性子他是清楚的,嘴上说着这样那样,身体却很诚实,(突然想开车…不不不不可以!)有时候还会别扭的表达关心……真的很可爱啊,蜂须贺。

事件完美解决,大家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开。

不一会儿,本已离去的食材切烛台切光忠回到了罗盘前。

“醋要用完了,得去买一些。上次小伽罗的衣服破了,干脆买两件新的吧,唔…sada酱说想吃冰棍,夏天快到了,这个也买些屯在冰箱吧,短刀们似乎很喜欢这个。”

带着远征途中获取的小判,烛台切催动了罗盘。

一小时后,烛台切带着罐装的醋和两件衣服回到了本丸,随即传音给众人,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厅内,烛台切将自己刚刚的经历说了一遍,其他人听后脸色都不由得有些奇怪。

“女尊男卑的满清国?”鹤丸国永眼里迸出了光彩,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虽然对华国历史不甚了解,但从未听闻女尊男卑的时代,这是怎么回事?”药研说着,凝神思索。

太鼓钟贞宗垂着头,肩膀微微颤抖,大俱利伽罗淡漠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关心:“贞宗,怎么了?”

“噗哈哈哈——不行了!小光、小光居然被人调戏了哈哈哈哈……”贞宗顿时趴在桌子上,笑的停不下来。

烛台切想说的话顿时卡在喉咙,盯着笑个不停的贞宗,脸色变了又变。

大俱利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却并未再说什么。

莺丸捧着茶,喝了口,开口道:“师父留下的书籍大家都看完了吗?”

歌仙兼定眉毛一挑:“莫非……”

“或许是吧。”说着,莺丸又抿了口茶。

“你们打什么哑谜呢?”狮子王一脸懵逼。

歌仙理了理思绪,说“师父的书里,有三千世界之说,人类也提到过平行空间的概念。如果按照这些说法,那我们就是穿越了空间,到达了新的世界线。如果说以前我们只是在时之政府所在的这条线上移动,那现在我们可能就跳出了这条线。”

“不管我们在这里怎么讨论也没用,还是先让人去探查一番吧。”

会议的最后,大家决定派出小队对烛台切说的那个时空进行探索,想到烛台切的经历,最后由乱藤四郎、鲶尾藤四郎宗、三左文字、次郎太刀编成临时小队,前往远征。

毕竟他们容貌比较秀·气,嗯,秀气。

穿上和服稍作伪装,几人就出行了。

踏上新土地的几人给自己施了个小法术,掩饰了发色和瞳色。

因为次郎嚷着要酒(本来就是冲着满清国的酒出来的),几人不得不在路边小酒馆停了下来,顺便休息片刻,收集情报。

然后他们情绪波动了波动了。

什么“平生不见陈静南,便称英雄也枉然。”

什么“天地会”

还有天下女子羡慕不已的韦小宝♀、狼子野心的吴三桂♀……

乱特意问了下隔壁桌聊得正欢的女人,陈静南是谁。

那女人顿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起了陈静南的英勇事迹。

最后,确定了真的是陈静南而不是陈近南。

“阿诺,这不是师父带来的DVD里的故事吗?”鲶尾看着同伴,低声说。

“对……除了性别变了……”宗三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投下小片阴影。

“那我们是现在回去?还是继续收集情报?”乱问道。

“……买几件女装回去吧。”宗三提议,露出一个充满柔情(恶意)的美丽笑容。“多买些,其他人的衣服也买上。”

感受着路人投来的视线,几人同意了。毕竟在满洲国穿着和服,还是太显眼了,本丸的其他人也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想必一定会来看一看的吧。

四个付丧神看看彼此,露出了心照不宣的微笑。

本丸全民女装了吗?没有。

有些刀不愿意穿女装(比如鸣狐、一期、兼桑),有些刀不适合穿女装(咔咔、同田贯、虎哥携枪和薙刀沉默不语)。

所以,这一类刀要出门,就得跟愿意男扮女装的刀一起出门。

乱在江湖上混得风生水起,重点不是“她”的年纪和身手,而是“她”芝兰玉树、俊秀可爱的兄弟们,还有“她”的师兄弟们、小竹马们。

江湖侠女们都暗搓搓的想着上门提亲,可提亲无门,最后只有望而兴叹。

某天,本丸的回想录上突然多了一个新回想,名叫《鹿鼎记》。

点开一看:

韦小宝两岁母亡,不得不跟着身处青楼的父亲。

没念过多少书,油嘴滑舌,爱占占小便宜但人比较讲意气。

一次偶然事件,韦小宝被江洋大盗茅十八带到北京,偶入皇宫,结识少女康熙,擒鳌拜,入天地会,拜天地会总舵主陈静南为师。

赴五台山探望顺治帝,出家少林寺,解救顺治帝。后来身为赐婚使出使云南。

平神龙岛,帮助索菲亚王子夺权。后因其天地会香主的身份被康熙帝发现出逃,通吃岛度过了几年。

后来取得雅克萨之战大捷,签订尼布楚条约,最终携七个夫君归隐。

文字背景是一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女人,她的身边围了一群风格各异的美男。

众刀剑:……

这个时空有毒,还是少接触为妙。

然而,时空罗盘仍然经常抽风,不知不觉间,众刀剑已经解锁了《陆小凤传奇》、《七侠五义》、《天龙八部》、《楚留香传奇》、《射雕英雄传》,并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江湖传闻。

比如什么对战叶孤城♀、约战西门吹雪♀的江湖第一美人,热血心肠、美男相伴的侠女,剑挑中原的东瀛剑客,天枫十四郎神秘的旧友……

当他们解锁《聊斋》的时候,审神者从起居室走了出来,众刀激动不已。

安慰着抱着他的腿围了一层又一层,不停哭泣的小短刀,审神者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可是男子汉啊,怎么能随意流泪呢?……算了,下不为例。”

加州清光偷偷擦掉眼角的泪花,似乎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审神者猜到他想问什么,温和的笑了笑:“有个传闻,说集齐七颗龙珠可以召唤神龙,没想到是真的。”



评论(1)
热度(8)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