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小夜嫁我

短,灵感来源于梦

二设多,人物OOC

男主我婚刀小夜!

女主…梦里我就是女主视角,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_(:з」∠)_

当然,写成故事就要经过艺术加工嘛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呢!好恨啊!小夜先生!!

简陋的木屋里浓烟滚滚,火焰舔舐着墙板梁柱,奄奄一息的女人躺在血泊里,眼睁睁看着恶徒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短刀。

她艰难的伸出手,拼尽最后的力气抓住那个人的脚踝。

“啧!真是麻烦,就让我彻底解决你吧!”恶徒拔出手中的短刀,猛地刺进了女人的心脏。

拔出的刀刃带着她血液的温度,染血的短刀似有一丝颤动。


阿杏是个富商的女儿,作为唯一的女儿,她自小便很得父亲宠爱,兄弟们也对她颇为爱护。

按照她爹的安排,她将来会嫁给一个门当户对、风评良好的男人,然后继续过她幸福快乐的生活。

可一切都在她大哥带回一把刀后改变了。

大哥高兴地告诉阿杏,这是他从细川家手里买来的,名为小夜左文字。

关于小夜左文字的逸话阿杏有过耳闻,她惊讶的看着那把短刀,再看向大哥时,眼中满是崇拜。

大哥真厉害啊,居然能得到这样的刀。

转眼到了杏花纷飞的季节,阿杏的生辰也到了,小夜左文字作为礼物,被送到了阿杏手里。

小女孩满心激动,一遍又一遍细细打量着手中的短刀,直到夜深了才沉沉睡去。

当晚,阿杏做了个梦。

她梦到屋外的走廊上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一副武僧打扮,却披着深蓝色的袈裟,同样深蓝色的头发被红绳高高扎成马尾,背后背着个斗笠,颇有些风尘仆仆的感觉。

阿杏有些害怕,深蓝色的头发,是妖怪吗?

那男人侧头看了她一眼,便没有再理会她。

被男人凶巴巴的眼神吓了一跳,阿杏踌躇了半天,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她轻轻的走到男人旁边,看着他手臂和腿上的白色布条,小心翼翼的问:“妖怪先生,是受伤了吗?”

被女孩突然搭话,男人又看了她一眼,不自在的曲了曲手指,没有回答她。

阿杏就这样不知所措的在他身边坐了一夜,直到清晨被侍女叫醒,才恍然发觉那只是个梦。

第二天晚上,阿杏又梦到了妖怪先生。

妖怪先生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但阿杏没有这么怕他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阿杏渐渐的也长成了大姑娘,她这几年几乎每天能都在梦里见到妖怪先生,她并没有告诉别人,这种藏着秘密的感觉让她觉得有点小兴奋。

“妖怪先生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阿杏学着男人的样子盘腿坐着,她想这样坐很久了,但家里的教养不允许她做这种不淑女的动作。

男人的相貌很英俊,却因为眉眼间的阴郁以及凶恶的眼神显得有些可怕。

阿杏早已习惯,她知道妖怪先生其实并没有他看上去那么凶。

“没什么。”男人回了她一句,皱了皱眉,“姑娘家家的,不要这样坐。”

“哦……”阿杏姑娘乖巧的摆出完美的姿态,给他行了个礼“先生教训的是,阿杏以后不敢了。”

说完,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男人:……

“听着!”男人的表情很严厉:“以后不准偷偷带着侍女跑去看梅花,出门记得带短刀防身,你不是有把短刀吗。”

阿杏一怔,愣愣的问:“妖怪先生怎么知道我今天做了什么?”

男人挺直的背瞬间有些僵,他不自在的别过脸,而后一脸坦然的说:“我听到的。我的名字,是小夜左文字。”

“诶?诶?!!!!!!”阿杏瞪大了眼睛。这样的话……她以后该怎么对待她枕边的那柄短刀啊!原来妖怪先生一直都在她身边吗!

“你…天快亮了,你走吧。”小夜左文字说完,梦境就如烟雾般,缓缓消散了。

阿杏睁开眼,只感觉自己被妖怪啊不、小夜先生推出了房间,并啪叽一声关上了门。

嗯……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翻身摸出被压到了枕头下面的短刀,她有些纠结的看了短刀片刻,小声试探道:“小夜先生?”

……短刀毫无动静。

“诶?难道妖怪先生是骗我的吗?不会吧……”

短刀轻轻一抖,阿杏呆了呆,喃喃道:“原来是真的啊。”

“原来妖怪先生一直都在我身边,真好。”阿杏笑得眉眼弯弯,感觉心里满满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很开心,很开心……

…………

今天父亲跟阿杏说让她准备成婚,阿杏很震惊,为什么之前都没提过婚事?而且…而且……好突然,她觉得这太快了。

阿杏第一次和父亲闹脾气,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抱着短刀,什么也不说,只默默哭泣。

忽然,有人摸了摸她的头,问:“怎么了?”

阿杏胡乱的擦擦眼泪,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扑上去不顾礼节的抱着他,呜呜哭起来。

小夜左文字笨拙的回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你怎么了?被欺负了吗?”

阿杏摇摇头,只哭。

“……要我给你复仇吗?”

阿杏还是摇摇头。

小夜左文字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拍着她的背,无声的安慰着她。

阿杏在他衣服上蹭了蹭眼泪,看着他的眼睛,坚定的说:“请带我走吧,小夜先生。”

小夜左文字懵了。

沉默在房间里弥漫,片刻后,他启唇说了一个字。

“好。”

阿杏在小夜左文字怀里笑了起来,她觉得自己听到了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只要有小夜先生在,我就什么也不怕了。

xx家的小姐和人私奔了,随着xx家从隐晦到明目张胆的搜寻,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夜风吹过,阿杏缩了缩手,篝火被风吹得微微摇晃。

小夜左文字解下袈裟,披到阿杏身上。短短几天时间,他们就从四国逃到了九州,娇生惯养的阿杏一路上吃了不少苦,但她并不后悔。

“冷吗?”小夜左文字看着她,人类的身体是很脆弱的。

阿杏刚想说不冷,但看到小夜左文字在夜风中显得有些单薄的身子,立马钻进了他怀里,拉着他的两只手抱住自己,眨眨眼说:“这样我就不冷啦。”

说完,她就红了脸,盯着火堆不敢再看男人一眼。

小夜左文字理了理披在阿杏身上的袈裟,不让风从边角灌进去,他低低的“嗯”了一声,看着怀中少女通红的耳朵,眼中露出微微笑意。

头顶是猫头鹰“咕咕”的叫声,不知名的山坳里传来阵阵狼嚎,夜里的山林十分危险,但阿杏并不害怕。

阿杏:有小夜先生在,我感觉自己能日天!

小夜先生的怀抱,让人很安心。

和小夜左文字在一起的几年,阿杏过得很开心。

他们一起捉过萤火虫,肩并肩躺着仰望过星空,在山涧旁发现了罕见的花儿,在巨树上等候过日出……

幸福和甜蜜填满了她整个心房,那个人也占满了她的心。

直到有一天,阿杏生病了,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两人(主要是小夜)搭了个简易的木屋,打算在此处落脚,等阿杏病好了再离开。

但是,小夜去拿药的时候,腰间的本体被识货的人认出来了。

心怀歹念的人偷偷跟踪在小夜身后,因为阿杏生病而略有些焦急的小夜并没有注意到,他步履匆匆的往木屋的方向赶去。

到了没有人烟的地方,尾随的人按捺不住出手了。

小夜一时不防被偷袭成功,身上挂了彩。

识货的人自然善于此道,歹人竟有一手好刀法,一番恶战后,身负重伤的小夜杀死了袭击他的人。

草草掩盖了尸体后,小夜左文字带着药回到了木屋。

“你!咳咳…你怎么受伤了!”阿杏被一身是血的小夜吓了一跳,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小夜将本体放到她手中,镇定的说:“不疼的,你看我本体都没什么裂痕缺口,是敌人的血。”

“仇人已经被我杀死了,本体没事我就会慢慢好起来的,放心吧。”

远处的树丛后面,一个男人盯着木屋,露出了势在必得的微笑。

原来那歹人有同伙。


歹徒带来了其他同伙,他们袭击了小夜和阿杏,小夜为了保护阿杏被“杀死”了,他的尸体消失在地上,吓了歹徒们一跳。

阿杏尖叫着,扑到小夜倒下的地方,伏在地上失声恸哭起来。

“你们这群家伙!一定会下地狱的!”阿杏满怀恨意的诅咒着。

“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被消失的尸体吓了一跳的歹徒们听着阿杏的话心里不禁有些害怕,这个女人跟那个诡异的男人一起住在这偏僻的深山里,说不定也是个妖怪!

带头的人咬咬牙:“把她杀了,烧干净!”


几年后,这座偶有人路过的山成了让附近的村子闻之色变的不祥之地。



“诸位,我今天有一件事要宣布。”有些瘦弱的狐之助舔舔爪子,看了眼在座的众刃。

“有新的审神者要来了。”说完,它跳下桌子上离开了会议室,那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带着疲惫和颓然,早已失去了从前的那股灵动与活泼。

自从那些刀在战场碎了之后,本丸的气氛就一直很凝重。

众刀沉默着,似伤感又似冷漠。

“我还有事,先走了。”

“今天的畑当番还没结束,我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嗯,我也先走了。”

椅子挪动的声音渐渐响起,不一会儿会议室里便空了大半。

“……希望会是个负责任的人吧。”


阿杏穿着色打褂,哼着古老的曲调给自己盘着头发。

明慧大师果然没有骗她,她等了几百年,终于等了。

只是……

阿杏簪花的动作慢了下来。

不知道小夜先生还愿不愿意娶她。

镜子里的女人打扮得娇艳明媚,仿佛即将出嫁的新娘。

现在的阿杏,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人类女子了,几百年前心怀怨恨的她堕落成了恶鬼,杀的人可不少。

明慧大师镇压了她,日夜为她讲佛,以盼感化恶鬼。

“放下,才能解脱啊,阿杏姑娘。”大师劝诫道。

“呵!放下,说起来简单,但是只要想到小夜先生……想到小夜先生在我面前…你叫我怎么放得下!”阿杏的声音越来越尖锐,随着流下的血泪,周围顿时阴风阵阵。

“罢了,痴儿、痴儿……”明慧大师念了句佛号,叹息着,“老僧时日不多了,阿杏姑娘你若是想再见到你所说的小夜先生,且听老僧一言。”

阿杏定定的看着他。

“你们之间的缘还未断,但你若再造杀孽,沾染了因果,那就不好说咯……”

老和尚的表情有些欠揍,阿杏将信将疑的问他:“你说的可是真的?”

明慧:“自然是真的,只是现在时候还未到而已。”

阿杏咬咬牙:“我看你是受人敬仰的高僧,就信你一次!”

明慧大师坐化了,阿杏在山里等了几百年,期盼着能再见到心心念念的人。

日易时移沧海桑田,昔日的凶地也因为各种传说成了年轻人们探险的圣地。


“召唤刀剑?唤醒付丧神?骗人的吧,走开走开!”男人的声音有些不耐烦。

“等等,你的灵力很充沛,很适合这个职业的,你真的不试一试吗?”另一个声音苦苦劝阻着。

“刀剑是男人的浪漫啊!历史传说里存在的刀剑,你就不想看一看吗?”那声音继续劝说到。

历史传说里存在的刀剑?

阿杏心神一颤,是了!是了!终于等到了!

男人咂了咂嘴,不客气的说:“我不想当那什么审神者,别当我的路!让开!”

“请问,那个…审神者的事能跟我说一说吗?我有点好奇。”几百年前的封印早就不管用了,阿杏幻化出清秀无害的少女模样,腼腆的看着两人。

“能无视结界,看来这位小姐也是有成为审神者的才能的,你要是愿意,等下可以跟我详谈。”那人有些高兴。

之前被骚扰的男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阿杏和那人,转身离开了。呵,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被骗了也不关我的事。


原来这个人本身就是个审神者啊……

看着眼前吹得天花乱坠的人,阿杏垂眸掩住眼中的讽刺。

神道真是堕落了。

“那么,契约成立!现在你就是本丸新一任的审神者了,后辈,加油吧!”那人将一本薄薄的账册交给她,立刻解脱似的放松了下来。

他无法面对因为自己的过失而失去了兄弟的刀剑们,看到他们、不,只要是在本丸里,他就觉得他无时无刻不在遭受谴责。

现在终于好了,这位小姐一看就是温柔的人,会好好对他们的吧。

简直就像是儿戏。

阿杏翻着“刀账”,同为宝刀的刀剑被分了高低贵贱,只要有灵力就能成为统率他们的人……



清晨,本丸的大家正在为新一天做准备,内番、出阵、轮休,即使没有审神者也有条不紊。

阿杏乘坐着牛拉动的华丽车辇,来到了本丸前。

正在清扫落叶的笑面青江走下车辇的美丽女人,神色凝重了一瞬,立马又换上了惯常用的散漫的笑容。

这若有若无的气息……是错觉吗?

阿杏微微弯腰行了个礼,自我介绍到:“我是新来的审神者,相信前辈已经提到过了。”

“审神者吗……是呢,狐之助已经传达过前任审神者的意思了,请进吧。”

踏入本丸的阿杏朝笑面青江露出微笑,直接朝着锻刀室走去。

被审神者的笑容弄得心头一跳的青江顿时觉得毛毛的,这种感觉……

看着审神者迈着淑女的小碎步,却眨眼间消失在眼前,笑面青江脸色有些不好看。

‘请进吧’想到方才自己说的话,他脸色更难看了。他好像把不洁的东西放进来了。

不管如何,先找大家吧,就算是污秽之物,那也是跟本丸有契约的“审神者”啊。


路过锻刀室的鲶尾发现锻刀室里竟然有人,他看了眼,不认识的人。

也就是说,是新主人咯?

头上的呆毛晃了晃,鲶尾好奇的问:“审神者大人,是要锻刀吗?”

阿杏放资源的动作一顿,点点头:“是的。”

“噢噢!”鲶尾眼睛一亮,“那个……大人可以锻短刀吗?”

“嗯,锻什么刀可以自己选吗?”阿杏有些疑惑。

鲶尾兴奋的走进来,四种资源各拿了50,然后丢进了锻刀炉里,拍拍手到:“不能选的啦,但是短刀的话,只要all50就能得到了!”

兄弟们快来!兄弟们快来!秋田秋田!退酱退酱!

二十分钟后,两把短刀出炉,没有小夜左文字,鲶尾高兴的带走了他的兄弟。

又二十分钟过去了,两把短刀出炉,没有小夜左文字,锻刀室外面倒是“路过”了好几把太刀大太刀。

阿杏情绪有些不稳,锻刀室里顿时阴森森的。

小夜先生!小夜先生!我好想你!

再二十分钟过去了,阿杏看着新出炉的小夜左文字,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用脸颊蹭了蹭。

锻刀室外,“路过”的江雪左文字就这样看着满身血腥气息的新审神者“猥亵”幼弟的本体,不禁放重了脚步,以示存在。

召唤付丧神的光华在锻刀室闪过,阿杏满心欢喜的迎来了她心心念念的小夜先生……的幼年体。

看着只到自己腰这么高的小夜先生,阿杏有些呆滞。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希望对谁复仇呢……?”眼神凶巴巴的小男孩这样问她。

阿杏:……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小夜左文字看着眼前的女人,陷入了沉思。

“你……是我重要的人吗?”

江雪左文字看着新任审神者红着眼眶,蹲下身抱住小夜,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仿佛对待什么珍宝。

“这个世界充满了悲伤……就算是我,也要忍不住拔刀了!”



#我们审神者不是人!她竟然对短刀开寝当番!#

鹤丸国永怀着沉重的心情,发出了求助帖。

左文字兄长组队围观(观摩)。


药研藤四郎每天早上都要隐晦的提点弟弟们远离审神者,看着弟弟们或天真呆萌,或充耳不闻的脸,感觉自己真是为他们操碎了心。

特别是某个在网上被称为“王子系”、“优雅”的失忆兄长一脸天然的在私底下问他是不是对审神者有什么不满的时候,心更塞了。

一期哥,好歹关注下网上的东西吧,那群人说起舔粟田口的腿,隔着屏幕我都感受得到那股疯狂啊。还有一堆声称要给你生刀刀的……


小夜左文字和阿杏肩并肩坐在二楼的窗前,吃着点心,看着窗外的红叶与碧空,周身满是安宁祥和的气氛。

“小夜先生,明天就要去修行了吗?”阿杏放下茶杯,有些不舍。

小夜一脸认真的点点头:“变强了,就能继续复仇了。”

阿杏微微一笑:“小夜先生不用变强也可以的,我现在能保护你了,仇人也被我解决了。”

“那么……你不需要我了吗?”小夜转头看着阿杏,有些无措。

阿杏将他小小的身子抱进怀里,说:“我需要你,没有你的话,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小夜先生。”

小夜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

快点想起来吧,小夜先生。

阿杏抱着怀里幼小的孩童,心里有些酸楚。

第二天,小夜左文字带着满身行装以及阿杏的吻出发了。

站在一边的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

豁呀?你越来越放肆了是不是啊?信不信我把自己磨短了跟宗三二刀开眼真剑必杀?


小夜左文字终于想起来了,在他看到那个满身是血的阿杏被人用他的“本体”刺穿心脏的时候。

熊熊的火焰燃烧着,阿杏的躯体躺在火海中,随着木屋被烧得焦黑。但是他什么也做不到,他就像一个幽灵一样,只能默默看着,这种无力的感觉,好讨厌!

小夜就这样在木屋外站了三天,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满脸的眼泪。

阿杏……

看着阿杏成为恶鬼,再看着她被镇压封印,小夜只觉得心里被巨石压得死死的,每一次跳动都伴随着窒息与疼痛。

直到某天小夜发现自己进入了明慧和尚的梦,他让明慧转告阿杏,他们会再次重逢。

他的阿杏还在本丸里等他,他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小夜计划修行的第四天,阿杏和小夜的兄长们一大早就在本丸门口等着了。

浓雾里走来一个人,袈裟马尾大斗笠,手里拿着名为“小夜左文字”的短刀。

阿杏站在门口,注视着他缓缓归来。

小夜走到阿杏面前,摸了摸她的头,轻轻微笑到:“我回来了,阿杏。”

其他刀派的短刀们都惊呆了,为什么他们左文字家的短刀极化会长个子啊!而且还不是长一厘米两厘米,是长了几十厘米啊!这身高说是太刀都毫无违和感啊!!!

药研:其实我也长了的。

萤丸看着小夜,无语哽咽,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长高!明明是大太刀,我却成了本丸最矮!我不甘心!砍腿!比我高的都砍腿!


于是,某天,策划小哥睡觉的时候,梦到一个银毛小矮子,一脸控诉的问他,为什么极化不是按照身高来?!说好的尊重刀刀的意愿呢,现在我想去极化,快放我去!

睡得迷迷糊糊的策划小哥:果然是睡昏头了,不然怎么可能听到大太刀说要极化呢zzzZZZZ


其实,我梦到女主死了就没了,后面的都是靠脑洞强行HE【躺平

评论(1)
热度(35)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