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NO.1

美图防河蟹

本来就是为了欺负典典写的,再加上我文笔不够,所以角色ooc什么的……总是难免的_(:з」∠)_


        “最合适的人选出现了。”背对着众人说话的男子拨弄着垂下的花枝,随意的开口道。

        “即使练度尚低,但那股磅礴的灵力……我该说不愧是天下五剑吗?”大半张脸被面具覆盖着的女人这样说着,言语间带着微不可察的欣喜与期待。

        “……这是不可避免的吗?”

        “怎么?仁慈的佛刀心软了?”有人嗤笑道。

        黑白渐变的长发迤迤垂在身后,佛刀低垂着眼睑,长而密的睫毛遮住了外人窥伺的目光,他开口:“没有。”

        “计划开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这是大典太来的本丸的第一天,为了庆祝他的到来,也为了庆祝三池刀派团聚,审神者下令举办酒宴。

        短刀们抱着装满了瓜果的篮子,嬉闹着穿行在蔬果园的小路上,除了下厨的几人,剩下的付丧神都在准备场地或采摘新鲜的蔬菜。

        大典太跟在一期一振身后,打量着这座不带一丝东方气息的西式本丸。这是座漂亮的白色洋楼,每层楼公用的露天阳台上摆放着绿意盎然的盆栽花卉,地砖干干净净的能映出人的身影。

        “因为房间是按照刀种和'花数'来安排的,所以您的房间是在五楼。”一期一振领着他进入电梯。

        “楼梯作为应急通道只在特殊情况下开放使用,日常生活中上下楼的话还是电梯比较方便。”水蓝色短发的军装男子温和而有礼的向他解释到。

        大典太低声“嗯”了一声,示意自己已经明白。

        一期一振点点头,继续道:“一楼是生活公共区,厨房、饭厅、娱乐室、切磋室、手入室以及锻刀室都在这里。二楼是打刀、枪、薙刀们居住的地方,三楼住的是短刀和胁差,四楼住着太刀,五楼作为特殊的地方,供五花刀剑们居住。”

        上升的感觉停了下来,一声清脆的“叮铃”之后,电梯门打开了,被称为“日本刀之父”的小乌丸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

        “原来是小乌丸殿吗?那就拜托您了。”一期一振眼中闪过了然。

        “听说有新的孩子出现了,所以为父就过来看看。”容貌艳丽的娇小少年慈爱的看着高大的男人,伸出手仿佛对待孩童般诱哄到:“乖,过来,别怕。”

        大典太的脚步顿了顿,看着身高只到自己胸口的少年,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微妙的情绪。轻微的“咔哒”声从身后响起,电梯门紧紧的合上了。

        小乌丸主动牵起大典太的手,带着他在安静空旷的走廊走过,“有主的房间,门上会有刀纹,走廊尽头的房间有大浴池,虽说每个房间都有浴室,但泡澡的话还是大一点的池子比较好吧。”

        水晶吊灯将影子照得破碎,“楼顶有一座温室花园,想赏花的话为父随时奉陪。”

        推开一扇房门,“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有什么需要就跟为父说,要听睡前故事也可以哦~”小乌丸轻轻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他弯下腰。

        他不明所以的微微屈膝,准备听对方想说什么,突然,唇角落下一吻。大典太猛地站直了身子,地擦拭着嘴角,看向小乌丸的眼睛微微睁大。

        小乌丸低声轻笑,看着高大男人惊讶又茫然的模样,认真的说:“这是给乖孩子的奖励,好了,去玩吧,为父记得你还有个兄弟住在四楼,晚上的宴会可别错过了。”


        酒过三巡,长桌上一片狼藉,短刀们早已自家监护人领着回房间休息了,其他喝醉的人也陆续被熟识的人带走了。大典太和骚速剑被人拉着灌了好多酒,特别是某个特别能喝的大太刀。

        骚速剑醉醺醺的趴在桌上,嘴里叽里咕噜的说着模糊不清的话。大典太揉了揉额头,只感觉脑子不断发胀,似乎有人站到了他的身边说了什么。

        “大典太殿,你醉了。”滴酒未沾的佛刀看着安静的男人,淡淡地说。

        被唤到名字的男人毫无反应,数珠丸轻叹一声,一把抱起身形高大的男人,旁若无人的向电梯走去。

        大典太似有所觉的动了动手指,那双纤细修长的手臂稳稳的抱着他,不动如山。

        “没想到数珠丸殿竟是第一个主动的人吗?”烛台切看着进入电梯的两人,不禁挑了挑眉。










总有图片被屏蔽……心疼自己

评论(4)
热度(34)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