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NO.2



来舔典典的腰和黑衬衫

http://hantingmubaixuedeg.lofter.com/post/1e562a47_111805f8上一辆车在这里,珠子的……



         大典太躺在床上闭目休憩,门“咔哒”一声被人打开了,他睁开眼,化着古老妆容的艳丽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内番服推门而入。

        小乌丸将手中的兰枝递到大典太面前,淡淡幽香使人精神一震,他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在大典太看过来时开口道:“你今天只在用餐时间出现了一会儿,为父有些担心,便过来看看。”

        大典太没有搭话,他将被子往上拉了拉,遮住下巴,闭上眼,无声的表达着“送客”的意思。

         小乌丸将他的被子掀开一些,“没生病的话,总是躺着可不好。”

        大典太不为所动。

        “好不容易有了人的身体,如果总是呆在一个地方的话,不是太可惜了吗?”用长辈的口气说着这话,纤细的少年却毫不客气的趴在大典太的床边,一手撑着下巴,一手玩闹似的用手中的兰花在大典太脸上扫来扫去。

        本想安心静一静的大典太吐了口闷气,抓住在脸上作怪的花枝,看向小乌丸:“小乌丸殿觉得无聊的话,就去找短刀们玩吧,我现在不想出去。”

        小乌丸状似无奈的叹口气,猛地掀开了大典太的被子,拉着他的手,将人拽了起来,“不行不行,云兰的花期可是很短的,过了可就看不到了。”说着,他微微歪了歪头,孤寂而又怅然的幽幽叹到:“孩子们总有自己的事要做,为父也是会寂寞的啊,所以只好拜托你陪陪为父了。”

        对小乌丸撒娇一般的动作,大典太犹豫了片刻,便任由少年将他拉出了房门。

        乘着电梯到了楼顶,玻璃笼罩下的花房安静祥和,混合在一起的芬芳萦绕在鼻息,绿意盎然花团锦簇。

        “楼顶花房只有住在五楼的人才能进,算是特权吧。”

        大典太走了出去,花房的温度很怡人,即使刚从被窝里出来只穿了件薄衬衣也不会觉得冷。

        顺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绕过几丛遮挡了视线的野蔷薇,此行的目的地到了。

        大典太被身后袭来的力道压着伏在了石桌上,纤细的少年趴在他背上,却宛如千斤重,压得人起不了身。

        可恶,提升练度这事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呵呵呵……”小乌丸侧头,在他耳边轻声笑起来,“因为为父是这副样子,所以下意识放松警惕了吗?”

        “嘁……你想干什么?”眼神凶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艳丽脸庞,大典太的语气很不友好。

        小乌丸微微起身,右手压着他的颈背,左手隔着薄薄的衬衫在他后腰轻轻描绘着,答非所问的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穿黑衬衫很好看?”

        大典太沉默着,凌乱的灰黑色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

        “看来是没有了。”小乌丸的左手向他的腰腹摸去,因为一直在休息,所以大典太只穿了只穿了出阵服的里衣和裤子。

        黑色的衬衣和灰白色的西装裤很修身,大典太的身材本就不差,即使有着八块腹肌,也是腰细腿长。








评论(2)
热度(23)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