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NO.3

感觉自己在ooc的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章在这儿http://hantingmubaixuedeg.lofter.com/post/1e562a47_111925ec


        离上次的事已经过了两日,期间大典太曾向审神者提出过出征,用白色面具遮住大半张脸的女人告诉他,新人来本丸的头一个月是没有出战安排的,这是为了让他们好好熟悉人类的身体和本丸生活,将本体交由审神者管理保养也是惯例。

        此外,审神者还温和的问他在生活上是否有什么问题,住得习不习惯,年轻人还是多出来走动走动比较好,冷了饿了记得找烛台切或者长谷部……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就差没戴副老花眼镜躺在摇椅上在自己脸上贴上“慈爱”俩字儿了。

        “哎,如果不是为了…我也不会把他拘着留着,困在本丸里了,五花太刀,多好的战力。”

        深蓝色衣袍的美丽男子瞥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呵…现在后悔的话……嘛~也来不及了。”

        “后悔?”女人幽幽道:“只要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牺牲一振五花太刀又如何。”

        三日月喝了口茶,微微叹气:“老人家年纪大了,比较念旧,比起那些奇奇怪怪的魔物,还是溯行军更亲切。”

        深知他秉性的女人转身,从抽屉里取出两个小瓶子,“这个给你,我让药研做的,就当是对老人的特殊照顾。好好利用别浪费,我可不想再被药研用那种看变态的眼神盯着了。”

        “哦呀?这个……”

        “自己看说明,再见。”

 

        “大典太殿又没有下来。”sada玩着洗碗池里的泡沫,鼓着脸颊闷闷道,他还没怎么和这位天下五剑说过话呢。

        烛台切刷着盘子,抬手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放心,已经有人去送饭了。”

        骚速剑站在庭院里抬头看着五楼,对鲜少出现在的大典太有些担忧,碍于规矩,他不能随便去更高的楼层,所以只能在这里看看。

 

        “叩叩。”

        有人敲响了门。

        “谁?”大典太坐在窗户后面,半掩的窗帘遮住了阳光也遮住了楼下人探寻的目光。

        “刚才大典太殿没有下去,所以我就把饭送上来了。”声音有点耳熟,但刚来本丸又与人接触不多的大典太一时想不起是谁。

        “进来吧。”

        那人进入房间后顺手关了门,将门反锁。

        对这小动作毫不知情的大典太转头看着来人,有些意外,没想到今天来的竟是三日月宗近。

        礼节性的聊了两句,大典太执起筷子开始进食。

        被那双漂亮的眼睛盯着,大典太有些食不知味,但对方好心将饭食送上来,他也不好立刻开口撵人。心里越来越烦躁,半响后,他停下筷子,开口询问:“三日月殿为何一直看着我?”

        “唔,只是想观察药效如何而已。”三日月用谈论天气般随意的口气说着。

        “什……”大典太瞳孔一缩,身体的燥热之感原来不是心理反应吗?危机感顿生,大典太警惕的看着他,手悄悄放在椅子上,只要对方一过来,他就能抡起椅子砸在对方身上。

        大典太冷冷开口道:“三日月殿这是什么意思?”

        一身繁重衣袍的男子忽然消失在眼前,大典太还未来得及起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了他的肩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后,“大典太殿要拒绝我吗?”

        不等大典太说话,他又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去找别人了。说起来,你那个兄弟,也是优秀的灵刀呢。”









今天跟姬友聊天,她在补花丸,她说关于花丸的主人一直没有说话,她有个脑洞,其实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主人就已经死掉了,但是刀们接受不了主人死掉的事实,一直觉得主人还在……

呜哇!好虐!

评论(4)
热度(11)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