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一个温暖人心的小故事

        从前有一个审神者,自她入职以来,每天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她召唤出来的付丧神越来越多,渐渐的崭露了头角,成为了同批审神者之中的中流砥柱。

        有一天,政府发出公告,说三池刀派即将出世,包括鼎鼎有名的天下五剑之中的大典太光世,希望各位审神者抓住这次机会。

        然后审神者抱着无比的期待,在锻刀室内锻造了无数把刀,然而……

        审神者捧着长谷部递上的资源报告,留下了悔恨的眼泪。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再赌我就剁手!”审神者如是说。

        于是在骚速剑限锻那天,审神者拿着包丁本体,在菜板上比划着要剁了自己的手,包丁死死拉着她,泣血谏言,终于让审神者放下了本体,一刀一审在厨房里哭着,抱成一团。(包丁摸着腰间的本体喜极而泣,审神者搂着小正太满心感动)


        后来,审神者修身养性,终于等来了传说中的大包平联队战。

        五万魂的骚速剑!十万魂的大包平!还有!大!典!太!光!世!!

        “扶我起来,我还能肝……”脸色憔悴带着黑眼圈的审神者踉跄着往本丸门口走去,新来的大包平扶着差点摔倒的审神者,目露担忧,心生敬畏。

        这就是……传说中的肝帝吗?

        穿着白大褂的药研稳稳的扶住审神者的手臂,无视她的叫嚣,将她拖进了手术手入室,一发麻药下去,世界清静了。

        “连续作战这么久,终于能休息了。”刚结束极化修行没多久的短裤们松了口气,也懒得回房间,直接跟审神者挤在一张床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就算年轻,也不能这么糟蹋身体啊。”与大包平成功会师的喝茶老刀看着挤在一起的一群小年轻,轻轻的给他们掖好了被子。

        八月金秋,睡梦中的审神者和小短裤们被热出了一身汗。

        “阿鲁基……”博多站在审神者面前。

        “阿鲁基,我有话说……”博多扯了扯无视他的审神者的袖子。

        “阿鲁基!住手吧!”博多大喊着,抱住了神情麻木的审神者的腰。

        “阿鲁基!!你再这样我就碎给你看!”博多踩在小凳子上,手里拽着一根白绫。

        打开最后一个小判箱子,空的……审神者表情茫然的看了看周围四散的空箱子,终于注意的了博多。

        “咦?博多你在干嘛?”

        “……呜哇!阿鲁基最讨厌了!”被问话的小男子汉汪的一声哭了出来。

        “博多,你别哭啊!你哭着…我也想哭呜……”

        闻讯匆匆赶来的一期一振还没到达现场就听得了撕心裂肺的哭声,顿时觉得头发都要愁白了。

        “这几天大家种地的时候认真点,别偷懒。”烛台切的语气很严肃,“我们本丸……已经买不起食材了。”

        众人低着头,气氛格外沉重。


        “宝贝儿们~好消息唷~大典太又要开限锻了哟~”审神者笑的一脸灿烂,在本丸里乱窜,被她抱抱亲亲举高高的短刀们擦了擦脸,纷纷对她露出了关爱智障的眼神。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藏一些资源?”

        “藏在哪里?”

        “……”

        “……”

        “歌仙,要不你去劝劝阿鲁基,毕竟你是初始刀。”

        “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沐浴焚香一番比较好,毕竟审神者之间流传着‘初始刀玄学’……”

        众人沉默了,审神者说过的各种玄学纷纷涌入脑海。

        “我……我是不是也该好好洗洗?”

        “我先去准备衣服了。”

        “……”

        凌晨一点,一直兴奋不已的审神者终于睡着了,锻刀室门口有黑影闪过。

        “嘘——小声点。”

        一群人鬼鬼祟祟的藏在锻刀室里。

        “拜托你们了!”

        被众人报以期望的石切丸和太郎太刀点点头,开始认真的做神事。

        祛除灾祸,净化污秽,希望审神者能如愿以偿吧。

        次日,大典太限锻,审神者花光了本丸的资源和御札,锻造时间最长的刀就只有一把一期一振。

        “我…早该知道的……限锻都是政府骗人的谎言。”审神者瘫在锻刀室门口,眼神放空,口吐幽魂。

        看着陷入消沉的审神者,众人不禁有些担心。

        因为‘大家用了都说好的小乌丸玄学’而被拉过来的小乌丸怜爱的揉了揉她的头。

        “^_^傻孩子,你真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前段时间在网上写了些什么吗?”

        ……

        Σ(っ °Д °;)っ救…救命!!!!

        审神者一个翻身,爬起来拔腿就跑。

        “看,这不就好了吗。”

        看着不一会儿就跑没影儿了的审神者,众人不得不佩服的对小乌丸竖了个大拇指。

        “所以,阿鲁基前段时间在网上写了啥?”有人一脸好奇的问。

        ……

        数珠丸开始念经,三日月漫不经心,大包平脸色发青,骚速剑……骚速剑眼神复杂的看着锻刀炉,真心诚意地说:“兄弟,你还是别来了。”……不然迟早被这个审神者气死。


评论(4)
热度(4)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