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浑然不知长相守-序(代我ABO设定)

盒小猫:

ABO 设定!ABO 设定!ABO 设定!重点提醒。

主CP:代我(鹿代Alpha,我Omega伪Alpha) 

其他CP(但不限于以下CP):佐鸣(佐Alpha鸣Omega)、鹿鞠(鹿Alpha鞠Alpha)

其他说明:

1)在本文中佐助和鸣人是一对合法夫夫。

2)博人和佐良娜是佐鸣二人的双胞胎子女。

3)小樱和雏田或会看情况拉娘配。

4)漩涡向日葵设定待定,为了对应砂瀑仙人掌。

5)勘九郎有一子,名字暂名为树。

6)其他人基本与原著设定一致。

7)有原创配角,故事的矛盾冲突需要些小反派渣渣。

重要提醒:

1)不喜cp者勿入,佐鸣虽不会着墨太多(不打tag了,仅在此说明),但子代设定极大偏离原著,在意者请慎重考虑。

2)不接受ABO设定者勿入,不懂何为ABO者自行百度消化再行考虑是否阅读。

3)已八年未追火影,单纯被鹿我炸了出来。bug或有,ooc或有,极端考据党请慎重考虑。

4)所有角色都属于原著和原作者和他们彼此。我只写我想像中的那个故事自娱自乐。

5)不太会写故事,能看的凑合看看,看不下去了就忘了它吧。

6)坑不坑,也是HE。

7 ) 清明去巡山,不更新。

--------------

Summary:

        忍者世界里,Alpha、Beta、Omega三种性征都可以成为优秀的忍者。由于先天的生理特点三种性征各有所长,一般来说,Alpha体能素质最强,更容易拥有最强的战斗力、决策能力、领导力和意志力;Beta思维能力最强,更容易拥有最好的分析能力、反应能力、执行力;Omega情感力量最强,更容易拥有更强的共情能力、耐力、支持力和感染力。

        然而……人生并不是由任何逻辑和规律能够完全决定,忍者世界的故事之所以会丰富多彩,就是因为有太多看上去的不可能和小概率事件时时刻刻的发生着。

        这样的人,也许叫意外,也许叫天才;这样的事,也许是噩梦,也许是奇迹。

        虽然中间波折重重,但木叶的漩涡鸣人仍然以他独有的强大成为第一个公开以Omega性征光明正大当上火影的人,我爱罗对他的这个好朋友有着暗地里不可示人的羡慕,这并不单单是一个从黑暗中爬出的人对阳光和温暖单纯的向往,而更是因为他有一个只有他家三姐弟才知晓的秘密——已当上风影多年的Alpha是个彻头彻尾的伪装,真正的我爱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Omega,虽然他强大得可以轻易打倒一支Alpha小队。

        如果不出意外,我爱罗或会以Alpha的伪装一直在风影的位置上吃着抑制剂孤身一人撑到累死。

        然而……人生本就是由各种不知哪路天命所铺设的各种意外拼凑而成的。对于我爱罗来说,他20岁前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无论是守鹤,风影,还是漩涡鸣人……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他20岁后最大的一个意外,叫做奈良鹿代,在他当上舅舅的那天刚刚出生在木叶的妇产医院里。

        当这只水当当又香喷喷的小外甥被塞到他怀里还尿了他一裤子的时候,我爱罗并不知道这个意外将会占据了他整个后半辈子的几乎所有时间,将会一层层剥开他的秘密然后一点点蠕动进那状似固若金汤的伪装里再也不走,就好像这小家伙生来就本应该呆在那里一般。

        当然我爱罗也预料不到多年后,他和他的这个甜美的意外会发生一个更大的意外。

        鹿代19岁那年是他成为风影助理的第6年,我爱罗和鹿代在调查一支流窜在沙之国的演变势力时在沙漠深处遭到了伏击,失踪了整整十天才被勘九郎找到。

        虽然二人幸运的没有受太重的伤,但鹿代昏迷了很久,醒来后却丧失了这十天里的记忆,而这十天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无论勘九郎怎么问,我爱罗都闭口不谈。

        而后,关于风影的负面新闻在忍者的世界里悄然发酵着,反叛势力藏匿于沙之国政治下的暗流涌动中难以抓住马脚……即使神经崩得像拉满的弓弦,即使在纷繁杂乱的梦和现实中找不到太多头绪,我爱罗仍然无法停止的去思考到底忽略了什么?在那个小肉球出生之后两人19年的生活拼图里,究竟漏掉了哪一块似乎十分重要但他不敢去肖想的一角,不曾捕捉到一丝一毫,却早已入心入骨如火燎原。

        “舅舅,睡不着吗?需不需要一点温水。”

        “鹿代,你怎么来了……你也睡不着吗?”

        “梦醒了而已,在梦里总感觉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当我想找到答案,我就已经站在舅舅身边了。”

        “……找到答案了吗?” 

        “ 没有完全找到,记忆这种事太依赖大脑的运动速度了。”

        “鹿代?”

        “让我抱一下。脑子运转得慢,可信息素和身体不会撒谎。”

        “信息素……在说什么?”

        “ 舅舅的信息素说,我爱罗需要鹿代的拥抱;鹿代的身体说,我很想抱一抱你。”

        ……

        我爱罗在鹿代的怀抱中,不自觉的会回想起那十天中所发生的意外,只有彼此的天地一隅,二人像野兽一般的疯狂激烈肆无忌惮的抵死纠缠。砂粒挤压着皮肤的皴裂感参合着他和鹿代相熟得如来自一处的信息素的味道,在如同搏斗般的撕裂和撞击中在濒临爆发的边缘一层层积累,然而仍然有一股温柔而熟悉的力量像绝对防御那样紧紧包裹着他,保护着他不会在濒死的疼痛和快乐中真的死去……

        怎么办呢?我爱罗有点头疼的叹了口气,像往常一样安抚一般拍了拍鹿代环在自己身前的手臂,无声的压抑住渐快的心跳和不小心泄露出的一丝Omega的味道。


        序章完。


评论
热度(145)
  1. 寒庭暮白雪°盒小猫 转载了此文字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