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带卡】联姻???(1)

致力于写小甜饼:

水影土X暗部卡

中篇,HE

二设多,火影有点跳着看有BUG欢迎指出QAQ


这几天懒癌爆发,短篇还没改完估计今天是放不出来了TAT

这一章风格还挺……正剧风?妈呀好想放飞,选了个这么容易飞的题材我竟还如此克制……TAT写短篇写的我都飞不起来了(/□ \)





    第一章

     

    “打扰,我是奉火影大人的命令,希望能与水影大人商讨关于木叶和雾隐的联姻问题的。”旗木卡卡西伸手进上衣的口袋里拿出卷轴,转一转,露出中央火之国木叶的标志。

    水影楼门口的护卫见状放下武器,伸手去接,卡卡西却手腕一转避了开。

    “抱歉,这是关乎两村间关系的大事,火影大人的吩咐是要求亲手交到水影大人的手上。”卡卡西言辞客气又强硬,从容应对护卫复又警戒的态度。 

    几人于是对视一眼,由领头的那人发话,“那请卡卡西先生先到会客室稍等,我们去询问一下水影大人。”

    他小跑着上了楼,卡卡西则被另一人礼貌地带路放进大门。

    卡卡西点点头,收回卷轴,把披风拢好跟上。踏入水影楼,他一下子就清晰地感知到自己被几道目光锁定,让卡卡西不由更慎重对待,不着痕迹地小心打量来路——这,才是他这一趟真正的目的。 

    至于“联姻”?实话说,这名头就是个笑话,卡卡西真正要做的,不过是来探一探雾影村的虚实。要知道自从三代水影上任,整出个后来被誉为“血雾里”的操蛋考试制度,其余四大国早就对它琢磨上了……谁知还没等他们调查出个鸟来,三代水影就倒台了,紧接着四代水影上位,变本加厉。

    矢仓执政时间的雾影村,考试残酷只是个开始。后续内政集权、暴戾统治等举措如果说还只是让四大国有些抓耳挠腮的话,它近乎闭关锁国的对外态度,让外人难以估量其真实实力的境况就是让那群老骨头寝食难安了。

    折损几批暗部后,连四代火影都不得不苦苦思索,走了明面上的道路,也就是联姻。 

    会客室离门口不远,卡卡西没一会儿就到了。可在那么一两分钟的脚程,卡卡西愣是碰上了两队巡逻的护卫……这还是明面上的,暗地里,他还感到有人一直在监视着自己。

    而除了巡逻外,水影楼的人竟是极少,让见惯了火影楼每天都少不了忍者上上下下匆匆忙忙的卡卡西吃了一惊。

    矢仓到来的还挺快,门被推开,走进来的人水影袍水影斗笠都穿戴得齐全,走进来时房门带起的风吹起他的衣袍和斗笠,让人可以清楚看到他淡漠严肃的脸孔。

    有气势地一塌糊涂——

    也改变不了他看上去只有他护卫半个的身高。

    咳,这形容是有点夸张了,卡卡西重新地,仔细地衡量一遍——嗯,大概和忍者学校毕业班的同学们差不多。  

    难道说……这就是四代水影藏形匿影的真相?

    卡卡西惊诧地走了个神。 

    或许是被人打量惯了,矢仓也不在意,就算他看卡卡西还需要仰着头也动摇不了他眼神的淡漠,他在卡卡西对面落座,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官腔,“木叶的使者远道而来,辛苦了。”

    卡卡西马上回过神来配合地寒暄几句,步入正题,他拿出卷轴单膝跪下,双手托着递向看着相当年轻的四代水影。

    矢仓没有接,而是他身后站着的男人向前一步取走,用专门的方法打开——卷轴里一个字都没有。

    这当然是做过了保密处理,男人熟练地单手结印念出解咒,跪下再递给四代水影。

    矢仓摊开卷轴仔细地阅读。没一会儿,他沉吟了一声,把卷轴抛给身后的男人,换人看了起来。 

    卡卡西这就又有些惊诧了,他还以为那个男人只是护卫?现在看来还是雾影村的高层?能够和水影商讨大事的那种???

    事实上矢仓只带一个人进来卡卡西就挺惊讶的——这不是指矢仓没有水影的排场——看四代水影那个隐秘劲儿,难道不该是一圈的护卫,最好再用屏风隔出个七八米距离,就差给风吹了吗?

    男人看完了放下卷轴,矢仓没有和他做什么交流,直接敲了敲桌面开口,

    “很荣幸能受到公主的欣赏……” 

    四代水影的声音和他的外貌(身高)一样年轻,有一股还没度过变声器似的清朗味道,他唇边微勾含着笑意——这是卡卡西见到四代水影以来他第一次露出面瘫以外的表情——可再看他死气沉沉的眼睛,就会发现那笑意并不真实,或许可以说是皮笑肉不笑,证明他是明了木叶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目的。

    卡卡西对矢仓的评价摆脱对方的身高之谜,升高几个档次——年纪不大,倒是从容不迫,面色不显,不愧是能当上水影的人物!在政治交锋上丝毫看不出初出茅庐的稚嫩。

    于是意料之中的,四代水影把公主夸赞一通,表面上的工作做的完美,就假惺惺地来了个‘但是’。

    卡卡西凝神细听,做好准备面对水影大人的十动然拒,赶人出门,却没想到矢仓拖长了音调后,又来了个峰回路转,

    “但是这毕竟是两国间的大事,我还要考虑一下,不知木叶的使者急着回去禀告吗?”

    卡卡西愣了愣,内心盘算的一肚子拖时间的说辞卡在了喉咙口——这四代水影也太上道了吧?知道他图谋不轨还不撵人走,是要留着过节啊?

    猜不出四代水影的目的,卡卡西也谨遵交锋的奥义——玩政治是件大事,自有一番大家心知肚明的技巧,比如旁人永远没法从他们的表情中读出任何多余的情感——他从善如流地答应,“不着急,火影大人等着您的决定。”

    

    卡卡西住到了水影安排的一座庭院,这似乎是专门用来接待他国使者的地方,打扫地很干净,一簇簇的早樱开的绚烂,这种花因为花期不长盛放时格外柔美,每一片花瓣都蕴含着生机,光看着就令人心旷神怡;院落里假山流水也是布置巧妙,卡卡西走进和室,墙壁上挂着不少书法,笔意沉凝锐利,哪怕是不通这些的人都能一眼窥出它不是凡品。更别说几乎所有器具都是竹制,简直处处精巧,

    卡卡西几乎怀疑这是接待大名的居所。因为一般忍者是很少如此讲究的,更基本没有赏玩的意趣,就连四代火影,晚上回到家,也就是普普通通的丈夫,平凡到让人难以把他与一村之影联系起来。 

    于是四代水影的隆重接待,与其说是让卡卡西受宠若惊,不如说令他对水影的警惕又更高了些。毕竟事事都让人措手不及,就让人不得不事事都小心翼翼。

     

    第二天的早晨,卡卡西再次见到了水影的……高层?那个戴面具的男人。

    那时卡卡西刚吃完早饭,打算在水影村里先走走看看,还没出门,他就看到了靠着柱子欣赏樱花的男人。他还是和昨天一样戴着面具,不是水影暗部的面具,而像是街头小摊上卖给孩子们戏耍的玩意儿,图案是一圈圈的波纹,看上去——卡卡西得说任何一个有基本审美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图案。

    在堂堂水影身边会出现这样一个面具其实还颇为好笑,但想到水影对他的重视,卡卡西当然就不会因为他悲剧的审美对他掉以轻心。

    在卡卡西注意到面具人的时候,他也同时回过头来,“旗木……卡卡西……桑?”他一段一段叫出卡卡西的全名。这是卡卡西第一次听到男人的声音,有些故作姿态的尖锐,一开始只是喊了名字,末尾才补上比较正式礼节性的称呼。

    所有的打算全都落空。

    让我们继续回顾交锋的奥义,也就是一张旁人永远没法从他们的表情中读出任何多余情感的脸,对四代火影来说就是除非必要,他可以永远笑的如沐春风温柔感人,对自来也说则是嘻嘻笑笑看上去散漫不堪,而放到身为暗部的卡卡西这里,就是平凡无特色的冷淡脸。 

    卡卡西点点头,礼貌地走上前去和男人打招呼。

    “卡卡西桑要出门吗?”男人问道。

    “随便走走吧,”卡卡西答,“我还是第一次来水之国,水之国四面临海,听说它周围的小岛都有各自独特的风土人情,难得来一次还真的想见识一下……哦不,” 

     卡卡西顿了顿,似乎刚刚想到什么,迟疑下来,“听说水之国出入严格,不知道像我这样别的国家的忍者,能不能在附近看看?” 

    “卡卡西桑可是我们水影大人的贵客,当然可以。”男人似乎没听出试探,喜笑颜开地就打印下来,语气上扬似乎还非常兴奋,“说起来真没想到我能有一天看到写轮眼卡卡西呢,我以前就听说过卡卡西桑的事迹了!对卡卡西桑超级崇拜哦!能亲眼见到真人阿飞真是太幸运了!”

     男人称呼着自己为“阿飞”,乍一听挺像假名的,还张口就给卡卡西扣上一通大帽子,换个人在这里说不定还直接就被夸的飘飘然,那可是水影的高层啊!

    卡卡西闻言却反而轻微皱了皱眉,才淡淡谦虚,“阿飞桑过誉了。能成为水影大人的左膀右臂,阿飞桑才是厉害呢。”

    “前辈直接叫阿飞就可以啦”阿飞随性地一摆手,“左膀右臂什么的阿飞实在算不上啊,阿飞只是给小鬼当保姆而已。”他眨眨眼,在卡卡西继续谦虚前先打断道,“前辈不是想去逛逛吗?阿飞给前辈带路吧!”

    带路……还是监视呢?卡卡西左耳听进,在脑内转了一圈直接来了个自动翻译,他相当清楚人在屋檐下的道理,于是点点头,“麻烦阿飞桑……阿飞了。”

    接收到阿飞不高兴的目光,卡卡西在嘴边的称呼改了改。

    然后阿飞高兴地笑起来,

    “非常荣幸。” 


评论
热度(213)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