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带卡小短文)倩女幽魂

少许柱扉暗示,cp带卡,结尾佐鼬小彩蛋


木叶寺的树姥姥是远近闻名的大妖。

虽然叫“树姥姥”,但其实树姥姥是男妖,而且还是两个男妖。

传言树姥姥是棵纠缠而生的双生树,经六道仙人点化,黑色的部分化为了黑发黑眼的男子柱间,白色那部分化为了白发红眸的男子扉间。

树姥姥手下有一个很好看的怨鬼,他的名字叫小倩·斯坎儿。

斯坎儿每周都会上供一个被他勾引的男人给树姥姥做苦力。

后来他遇到了一个名叫宁·阿飞·采臣的贤二,斯坎儿觉得这个贤二好清新脱俗,跟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于是斯坎儿隐藏了男人的存在。

后来这件事被爱慕斯坎儿的树妖大和发现了,一直默默守护着怨鬼的大和满心嫉妒,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树姥姥。

天然黑·树姥姥·柱间哈哈哈的笑着,感叹美人难过英雄关,斯坎儿那家伙居然也有动心的一天。

而FFF团团长·树姥姥·扉间对此很不满,因为斯坎儿不愿意再勾引男人的话,木叶寺的建设该到哪儿去找工人呢?偌大一块地皮还等着更多人来建设呢!况且人鬼殊途,人和鬼是没有好下场的。

树姥姥扉间下令让斯坎儿交出那个男人,收到命令的斯坎儿非常痛苦,阿飞说:斯坎儿,你跟我走吧,我会照顾好你的!

然后他们就私奔了。

树姥姥扉间很生气,斯坎儿这家伙居然这么不听话,都说了人和鬼是没有好下场的,他怎么不听呢!为了挽救失足的手下,扉间派大和等妖去追捕斯坎儿和那个勾引了斯坎儿的男人。

斯坎儿是鬼魂,远离了自己的尸骨之后他越来越虚弱,阿飞一看心疼得不得了,这时候大和带着一帮子鬼怪追了上来,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凡人阿飞还有怨鬼斯坎儿就被抓住了。

被大和揍得奄奄一息的阿飞被丢在了山里,斯坎儿被大和他们带了回去。

回到木叶寺的斯坎儿不言不语,也不再露出笑颜。树姥姥柱间一看发了愁,斯坎儿弄得木叶寺阴风阵阵的,哎。暖暖的阳光都低了几个温度,这让树怎么晒太阳啊。

这时候黑山老妖派小妖送来了一封信,信上说他对木叶寺最漂亮的那个怨鬼一见钟情,希望能和木叶寺联姻,建立友好关系共同进步。

树姥姥柱间并不想把斯坎儿嫁到黑山去,因为黑山老妖向来神秘,而且风评不太好,目前大家知道他是芦荟成妖,还喜欢吃人。

树姥姥扉间想了想最后写信回复黑山老妖,同意了这桩婚事。这样一来既可以让斯坎儿早点忘掉那个戴面具的贤二,还能往黑山老妖身边安插探子,一举两得,完美~

斯坎儿出嫁那天,他那个戴面具的相好带来了一个道士。

燕·宇智波斑·赤霞一看这荒寺阴气四溢妖气冲天,就知道今天能干一票大的。他让阿飞快点去找他的小情人还有小情人的尸骨,转身提起剑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

阿飞偷偷潜了进去,寺内小妖小鬼们慌乱的四处逃命,没有注意他,他熟门熟路的找到了斯坎儿的房间。

今天的斯坎儿没有化艳丽的妆容,这是阿飞第一次见到斯坎儿的素颜,一丝熟悉闪过阿飞的心头,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他拉着斯坎儿说:斯坎儿,我来救你了。

激动不已的斯坎儿擦了擦哭得发红的眼角,带着阿飞去找自己的尸骨了。

阿飞在斯坎儿的指点下,在树姥姥本体下面挖出了一具枯骨。树姥姥被道士牵制住了,没有空来对付这两个家伙。骨头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异味,身上的忍者服被雨水和泥土腐蚀得破破烂烂,但仍然看得出原貌。

阿飞怔住了,他回头看了看斯坎儿,轻轻地抱起枯骨,“叮铃”一声脆响,两个被红线套着的铃铛从尸体的衣服里落了出来。

斯坎儿捡起铃铛握在手心,对阿飞说:“阿飞我们快点走吧。”

阿飞点点头,抱着枯骨跟在斯坎儿身后离开了木叶寺。


“你爱我吗?”木叶寺外,阿飞这么问。

斯坎儿点头,疑惑的看了眼爱人:“我当然爱你啊,为什么这么问呢?”

“可是,你连我的脸都没有见过……你为什么爱我呢?”

斯坎儿温柔的笑了笑:“爱一个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吗?如果真的要说什么的话,大概是感觉吧……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有种特别的感觉,说不定我们上辈子就是恋人呢。”

“没错,我们上辈子就是恋人呢……”阿飞低声喃喃着,眼里是说不出的温柔。

“斯坎儿,跟我回黑山吧。”

斯坎儿:????


阿飞其实不叫阿飞,他是黑山孕育而生的山神,名叫带土。虽然是天生的神灵,但带土并不强,被妖气魔气笼罩着的黑山生出神灵已经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了。

因为弱小,所以带土一直都是少年的模样。

一天他被妖怪欺负了,妖怪们嘲笑他不堪一击,年轻的山神独自一人在山涧旁哭鼻子。

“喂,别哭了。”茂盛的草丛里传来一个声音。

带土被吓了一跳。

“帮我采些止血草吧。”那个声音带着少年还未发育的清脆。

带土拨开草丛,看到一个穿着奇装异服、蒙着半张脸、伤痕累累的白发少年。

“你……你受伤了”带土有些慌乱,他看得出这是一个人类,穿着奇怪衣服的人类。

白发少年躺在地上捂着腹部的伤口,有气无力的说:“喂你认识草药吧,去采一些来。”

“哦哦。”慌张的小山神收回拨开草叶的手“我……我马上就回来,你别乱跑,山上有妖怪的。”他小声吩咐着,离开了山涧旁。

就这样,弱小的山神和受伤的人类认识了。

带土自称是山里猎户的孩子,名叫卡卡西的人类少年很轻易的就看出了这个谎言,不过他也不介意就是了,毕竟这是个连谎话也不会说的笨蛋啊。

卡卡西也听说过一些黑山的传闻,这个爱哭的家伙估计也是个妖怪,不过连自己都打不过也真是有够弱的……

卡卡西偶尔会在完成任务后到山涧旁找带土,每次来的时候带土都在,他猜带土应该是水里的妖精,说不定就住在这条山涧里。

卡卡西给带土讲了很多人间的事,夏日祭啊、灯会啊…还有各种民间小玩意儿,有时候他也会带糕点或者糖来。

带土很喜欢那种叫红豆糕的点心,也很喜欢卡卡西跟他讲述那些故事时的模样,感觉很好看。

卡卡西走后,小妖精们绕着带土打闹,挪揄道:哎哟山神大人恋爱了~他看那个人类的眼神跟树上那只蠢鸟发情的时候一模一样~

带土恼羞成怒的遁进地里,感情一片纯白的山神捂着自己的胸口,原来那就是恋爱吗……

为了有跟“恋人”并肩的实力,小山神修炼起来更认真了。

卡卡西二十岁那年,他眼中那个天真的妖怪带土跟他告白了,带土捧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铃铛,期待的看着他。

一开始卡卡西吓了一跳,不过看着小伙伴双黝黑明亮的眼睛,卡卡西觉得自己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他敷衍的答应了对方,带土看上去很高兴。

算了,反正自己这辈子也不打算结婚谈恋爱,等带土觉得“恋爱”不好玩了他自己就会放弃的吧。

卡卡西这样想着,却在带土笨拙的讨好下打开了心门。

他们真的相爱了。

后来的故事很简单,有一天,卡卡西离开前对带土说自己要去做一个任务,可能要过几天才能来找他。

后来带土再也没有等到那个总是蒙着半张脸的白发男人。

他痴痴的等着,不肯离开山涧附近。

妖怪们嘲笑带土的痴情,明明是高贵的神明,却爱上了一个人类。他们说卡卡西说不定是不要他了,也有妖怪说卡卡西一定是死了,还有妖怪说可能是被其他妖怪吃了……

带土拒绝听那些妖怪的胡话,他默默修炼着,等着他的卡卡西归来。但日子久了也开始想卡卡西是不是真的像那些妖怪说的一样……

最后带土决定去找卡卡西,他用法术找到了卡卡西的住处,窥探了那些有着跟卡卡西一样护额的人的记忆,知道了卡卡西的化妆潜入任务失败凶多吉少,被这个组织判定为“死亡”。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了黑山,然后黑山再也没了山神。

带土入魔了,从妖魔肆意的山中诞生的神灵成了大妖魔,平庸到有些稀少的神力变成了磅礴浩瀚的妖魔之力。周身黑雾缭绕的大妖魔将黑山清洗了一遍。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往日欺负他的妖怪们跪在他的脚下瑟瑟发抖,却没有一个妖怪认出这是以前被他们欺负的那个小山神。

一统黑山的大妖魔隐居幕后,所有事都交给了他的一手提拔的亲卫队“晓”。

当年的山涧被他隐藏起来,成为黑山妖怪们口中的传说,带土在寂寞中等待着,他固执的相信恋人会重新回到他身边。

带土有时候会睡过去,这时他的一魄会离开他的身体,以人类的形态,带着空白的记忆和坚定的执念行走世间,寻找可能转世的恋人。



他苏醒的时候,树姥姥柱间告诉他他已经死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想不起自己的经历,他沉默的看着树妖将自己暴露在风中的尸体拖入地下。

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但具体是什么事他又想不起来。树姥姥柱间只说他是活着的时候自己跑到树下的,满身的血把正在吸收日月精华的他吓了一跳。

鬼魂每天站在树下发呆,企图回忆起一切的他看上去像个空洞的人偶。最后觉得他碍眼的树姥姥扉间看不下去了,他给怨鬼找了个活,让他好好干,多勾引些愚蠢无知的人来当苦力。

他给自己取名斯坎儿,麻木的诱惑着进入寺庙的人。每天傍晚,梳妆打扮的斯坎儿看着镜子,总觉得哪里不对,自己似乎应该是白色的头发……而且……而且……

斯坎儿皱着眉,破碎的记忆让他感到烦躁,被欲望诱惑的人类也让他感到恶心,他想要杀戮,想要发泄,几十年来的修行让他拥有了一股不弱的力量,可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做。

斯坎儿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以柔弱温和的形象示人,虽然寺内的鬼怪们都知道这个怨鬼并不像表面那么温柔。

就这样,斯坎儿戴着虚假的面具活着,直到有一天他遇到了那个戴着橙色圈圈面具的奇葩。

两个伪装着自己的家伙相爱了,三界之中从此少了两大危害(报社预备役),完美!


绝是“晓”里跟其他妖魔接触最多的妖怪。有一天他路过木叶寺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美人,美人仰望着月亮,神情忧郁。绝呆呆的在土里窥视着美人,直到美人回到房间。

绝觉得自己病了,美人的身影时时浮现在他的脑海,他的不对劲连“晓”里最粗神经的飞段都察觉到了。蜗居在“晓”深处的老大长门控制着佩恩来询问情况,最后大笔一挥写下了联姻信。

黑山老妖从来不过问黑山的事,联姻什么的他们自己还是能做主的。

然后,坐等新娘子到来的绝等来了大boss黑山老妖的冷笑,点蜡。


_(:зゝ∠)_好了完了。

其实还有个乌鸦反♂哺的故事,佐鼬的,讲的是擅长幻术的黑鸦一族有对夫妻,他们生下二胎后就神秘消失不见了踪影。

年轻的黑鸦鼬照顾着还不知性别的弟妹,第一次当哥哥的鼬捧着蛋有些懵,他每天蛋不离手,尽自己最大努力呵护着小小的蛋,最后蛋里孵出了一只弟弟。

鼬既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将弟弟拉扯大,教他法术教他化形。最后被变态弟弟囚禁起来里吃干抹净,每天没事儿就啪啪啪。

佐助从记事起就一直跟哥哥呆在一起,哥哥温柔强大又好看,小佐助的世界被哥哥的身影塞得满满的,跟哥哥呆在一起的佐助快乐又满足,直到哥哥邂逅了湖中仙——止水。

虽说是“仙”,但其实止水只是水里的妖怪。小佐助很不喜欢那个止水,总觉得哥哥会被抢走。

为了不让哥哥被抢走,小佐助每天都很“认真”的修行着,缠着哥哥要学这要学那。

鼬依旧会耐心的教佐助各种法术,但佐助觉得哥哥还是被那个不要脸的妖精抢走了……好气哦,然而没有办法,心塞。

十三岁那年,佐助做了个梦,梦里有个黑影恭敬的称自己为“陛下”,黑影说自己有着纯正的魔气,是魔王转世,有着最优秀的修魔天赋。

佐助一开始并没有理会,但那黑影每晚都会到佐助的梦里。

“陛下,您的体质是最适合走修魔这条路的,将来一统人妖魔三界岂不快哉?”

“只要您修魔,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回归魔族,老臣睡着了都会笑醒……”

“陛下您难道不想杀了那个水妖吗?”

……

最后佐助还是听从黑影的指点,开始修魔。

三百年后,魔王回归,万魔欢呼。

魔神殿内,佐助搂着鼬的腰,在对方颈侧深深吸了口气:“尼桑为什么想离开呢?这里不好吗?宫殿的装饰都是你喜欢的,你想要什么我也可以送到你面前。”

佐助的手伸进鼬的衣服里,抚摸着哥哥白皙的肌肤:“小时候是你照顾我,现在到我照顾你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张开腿等我就够了。”

被捆住手脚的鼬:“住嘴!”

不过我觉得写稍微详细点好麻烦,所以乌鸦反♂哺的故事夭折了。


在这里我要大声喊一句:我——吃——骨——科!

柱扉啊、斑泉啊、佐鼬(鼬佐)啊……绝对不是因为我也有个小天使妹妹的原因!幼妹很可爱,且萌且珍惜。

评论(12)
热度(30)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