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因为懒惰最终夭折的脑洞】情傀

今天家里网络出了问题,晚上九点了才发现网络恢复了。今天下午,我在空虚寂寞之中把脑洞写下来了……一部分_(:зゝ∠)_

我想说,我有个苏炸天的开头,你们看看……

由剧场版里舍人城堡里那一堆的傀儡人引发的脑洞。

傀儡制造技术,还得看大筒木。

大筒木:请叫我起源木!

主角苏苏苏

人物ooc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也许哪天家里网络又出问题了,没有网上那些小妖精诱惑我,我就又能安下心来写一写。

六道兄弟我一度将他们的名字搞混,特么长得跟朵花儿似的的弟弟是羽村,羽衣这个一看就很好看的名字居然是满脸褶子的六道老仙人的名字,这颜值跟名字不搭对啊……墙裂要求麻麻给兄弟俩换一下。

 

 

无限月读之后,一切都被埋葬,不管是爱还是恨。

辉夜飘在空中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纯白的眼中闪过一抹疲惫与哀伤,随即被冰冷取代。

如她所言,这个世界将由她,还有她的孩子们统治。她有过迟疑,因为她爱的人和爱她的人,但最终她还是将这片富饶的苗圃收入了囊中。

神树将挂满“茧”的根拖入地下,辉夜释放了部分人类作为她的子民,不,是作为她的家畜。

 

羽衣羽村今年已经五岁,两个充满活力的小家伙正是调皮捣蛋的年纪。除了不准靠近神树以外,辉夜没有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能对拥有力量的羽衣羽村造成伤害,除了她自己。

“羽村、羽村,看到妈妈在做什么了吗?”头生双角的两个小男孩鬼鬼祟祟的藏在御所外的草丛里,浅褐色头发的羽衣捺不住好奇,有些焦急的问着白发白眸的羽村。

“哥哥别吵,我正在看……”额角冒着青筋的羽村安抚的拍了拍兄长。

羽衣乖乖闭嘴,眼巴巴的瞅着弟弟,等待转播。

“妈妈现在……在雕木头?应该是在雕木头吧,难道妈妈想做什么东西?”羽村看着手持刻刀的母亲,有些不解,妈妈想要的话,为什么不让其他人给她送来呢?

羽衣疑惑道:“妈妈雕木头干什么?”

“我……糟、糟糕!被发现了!”羽村有些心虚的收回白眼。

御所之中,辉夜敏感的察觉到一股视线,她开启白眼,然后看到了蹲在草丛里的两个儿子。

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辉夜有些头疼的唤来侍女,让她把两个小殿下带进来。

 

羽衣羽村被母亲训了一顿,尽管如此,他们心中仍有些窃喜。妈妈从不会对他们多说什么,甚至很少主动见他们,所以即使是被训话,能听妈妈对自己说说什么的他们也是开心的。

从小没见过其他亲人的男孩儿们靠这种幼稚的方式来吸引妈妈的注意,希望以此得到来自妈妈的关注与爱,妈妈是他们唯一的长辈,是他们的家人。

 

两个男孩儿慢慢长大,母亲的冷淡让渐渐成熟的他们对母爱不再那么渴望,他们开始恭敬的对待母亲,小时候的他们叫辉夜“妈妈”,而现在他们称呼辉夜为“母亲大人”。

 

辉夜依旧安静的呆在御所里,她每天都会仰望夜空,不过偶尔也能看到她一刀一刀仔细的雕刻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白色木头。十几年下来,羽衣羽村已经看得出母亲要做的是什么了。

真人般大小的人偶穿着带有黑色勾玉的和服,它的容貌与辉夜有几分相似,但比辉夜更稚嫩柔和,额头上的两只角跟羽村的角一样可爱小巧。人偶的白色长发垂落在地上,玉石打磨而成的眼珠镶嵌在眼眶里。

人偶的头发来自辉夜,为了逼真,辉夜用查克拉催生了自己的头发,过长的发丝被注入查克拉后变得坚硬无比,等锐利的发尖扎进人偶的头后再撤掉查克拉,重新变得柔软的长发被辉夜剪断。

 

年少的羽衣和羽村对辉夜的行为表示不能理解,母亲大人为了人偶居然会对自己的头发动手,辉夜对自己长发的爱惜即使从未说出口,他们也能从她的一举一动里感受到。

在人偶的上半身和头被造出来后,羽衣曾对羽村玩笑道:“看来母亲大人是想要个女儿,你看那人偶像不像你?”

当时羽村并没有对哥哥的话做出什么回答,不过他心里也不禁暗想母亲是不是真的希望自己是个女孩儿……

 

人偶彻底完成的那一天,辉夜正用白色发带给它束发,细密的长发在腰部的位置用发带挽了个蝴蝶结,然后羽衣冲了进来,他忍着怒气质问辉夜“献祭”的真相,被挑衅了威严的辉夜怒不可遏,矛盾一触即发。

 

辉夜和自己的孩子们战斗了三个月,大地遭到战斗波及一片狼藉,处于战斗中心的地方已经彻底改变了地形,看不到战斗的远处也常常能感受到大地的颤动,最终,辉夜被兄弟二人联手封印。

辉夜被封印的那一刻,空无一人的御所中,毫无生气的人偶流下了眼泪。

 

战斗过后,兄弟二人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地方,一路走来的村庄已经毁得看不出原样了。住在这附近的人都死了,这让羽衣十分自责,兄弟俩一起埋葬了死去的人们,怀着沉重的心情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御所。

屋子里有不少物品被逃亡的人们带走了,只有精致的人偶跟三个月前一样跪坐在那里,或许是出于对辉夜的恐惧,人们没有动跟辉夜容貌相似的逼真人偶。

 

弟弟羽村曾被辉夜控制,那时候他看到了一些辉夜的过去,不过因为随后的战斗,所以他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发散思维。

在看到人偶的那一刻他就想到了母亲记忆里那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她是辉夜的妹妹。这个人偶,不,应该叫傀儡,这个傀儡就是照着辉夜妹妹的模样做出来的。

羽村想着那些破碎的画面,那些属于辉夜的记忆中,有可爱的妹妹,有冷清却不冷漠的族人,也有独角的大筒木——他们双角大筒木的敌人。

羽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理解母亲每天仰望夜空时的心情了,他不禁抬头看了看天空。母亲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自己的家乡……等待族人到来的期盼,警惕敌人追击的惶恐,还有对年幼的儿子们的爱……

 

最后,弟弟羽村选择了去月亮上看守封印,陪伴母亲。哥哥羽衣选择游走四方,为自己,还有母亲和弟弟赎罪。

 

在兄弟俩走后,屋子里出现了一个黑影。

黑绝看着被流民洗劫过的御所,不禁愤怒起来。

“真是……愚蠢!哼,看看啊,羽衣羽村,这就是你们要保护的凡人干的‘好事’!为了那些家伙反抗母亲,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虽然只是由辉夜的一抹意志产生的,但黑绝认为自己也是辉夜的孩子,只不过自己特殊了些,对于羽衣和羽村,他又嫉妒又厌恶。

“母亲大人,我一定会让您复活的!”黑绝说着,遁入地下。不一会儿,他又从地里冒了出来,看着跪坐的傀儡,沉默片刻后将它一起带走了。

这个傀儡是母亲大人亲自动手制作的,羽衣和羽村居然就这么放在这里不管了!他们就不怕傀儡被那些愚蠢又肮脏的凡人偷走吗!

黑绝裹着傀儡在地下穿行。

这个傀儡,是母亲大人留下的,他拥有的唯一的一件东西……



————————————————————————————

其实脑补的时候很爽,我估计我写不了第二章了...( _ _)ノ|壁

分割线以下的部分是晚上码的,原因在这↑

所以没有第二章了……

我简单的说说脑洞后续吧。


嗯主角就是这个傀儡娃娃,名字叫“出云”,黑绝把它带回去后发现它慢慢的有了变化,变得像活人了。

傀儡有灵,因情而生。

出云由辉夜的思念与爱孕育,它跟黑绝一样算得上是辉夜的意志,不过跟黑绝不一样的是,它的心里充满爱=w=(比心),如果说黑绝是辉夜的“恶”,那它就是辉夜的“善”。

出云拥有辉夜的记忆,但它没有完全继承辉夜的感情,它对他人的好恶判断更多的源于它自己(这个“他人”不包括辉夜的娃)。


黑绝发现出云拥有意识之后,想把出云也拉上贼船。但出云对辉夜的记忆中五彩斑斓的世界很感兴趣,它明确的表达: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最后跟黑绝约法三章的出云成功离开了黑绝,黑绝不会主动去找它,它也不会将黑绝的存在以及他的计划说出去。


出云四处云游,有着辉夜类似力量的它并不弱,即使它的力量远不如辉夜。

在旅行的路上,它听说了羽衣的事,按捺不住慈母之心的出云暗搓搓的走上了羽衣走过的路,听着人们对羽衣善行的称赞,出云又骄傲又自豪。

尽管如此,出云也不敢直接出现的羽衣面前。

一直暗中关注“儿子”的出云内心无比欣慰。

嗯羽衣今天又被人们赞扬了。

哦羽衣有弟子了。

嗷羽衣建立忍宗了!不愧是“我”儿子!

啊啊啊羽衣有孩子了!“我”要当奶奶了!!


最终抵挡不住萌团子诱惑的出云趁着夜色潜入了忍宗,一本满足的调戏了两只小团子。

然后被抓了个现行,点蜡。

最后出云这个来历不明目的不明的“疑似大筒木一族的女人”被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羽衣看守了起来。

放弃挣扎的出云争做好宝宝,力求降低羽衣警惕,抱到可爱的团子因和团子修。

每天奋斗在接触萌团子第一线的出云曾一度让单蠢的小阿修罗以为它就是他和因陀罗的妈妈。

得知小儿子想法的六道仙人表情如何我们暂且不论,隐藏在暗处的黑绝却觉得这是个好机会,或许将错就错可以让那个计划进行下去,因陀罗和阿修罗不是以为出云是他们母亲吗?那么,为了救出被父亲囚禁的母亲,你们又会怎么做呢?

发现”母亲没有死,而是被父亲囚禁起来了“这个惊天大秘密的两个小孩凑在一起商讨着拯救母亲。

有着共同秘密、共同目标的两个小家伙经常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悄悄话,修行起来也更用心了。

羽衣认真的对儿子们解释着这个误会,不过有没有人信就不知道了。

即使相依相伴着度过了整个童年,长大后的因陀罗和阿修罗还是产生了分歧,最终阿修罗继承了忍宗,因陀罗独自离去。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成了黑绝棋子的出云十分愤怒,它是实打实的将因陀罗和阿修罗当自己后辈疼爱的。

有着“情绪波动”debuff的出云被有着“贤值暴涨”buff的黑绝忽悠着自我封印了,它觉得黑绝说得很有道理,一切都是它的错,如果它没有出现,那么黑绝也不会找到机会挑拨羽衣一家。

黑绝微微一笑,将装着出云的封印盒子丢进了海里。走好了您嘞~咱就不送了啊!

不过黑绝万万没想到,这个盒子后来会被矶抚发现。

这个充斥着熟悉(大筒木一家)气息的封印盒子被矶抚保存了下来,而矶抚却在某天被两个杀神抓住了。


斑和柱间已经捕捉了七只尾兽了,被抓住的尾兽们被暂时收进了封印卷轴里,不过临时封印用的卷轴并没有完全收敛尾兽查克拉的能力。

泄露出的查克拉在空气中游曳,然后他们察觉到了其他尾兽的查克拉。

查克拉交流ing:

x尾:哟这不是xx尾吗?好久不见了啊。

xx尾:的确啊,自从六道仙人离世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xxx尾:%¥&……#*#%¥&

x尾:E^%$%&%@#¥@#~%¥

尾兽们哈皮的聊了起来,然后某只尾兽发现了细微的来自大筒木的熟悉气息,嗯,是从三尾那里传来的。

矶抚老实交代,说自己在海里捡到的盒子,上面有着古老的封印,说不定是六道仙人留下的。

众尾兽瞬间就炸了。


集齐了九只尾兽的斑和柱间回到木叶,尾兽卷轴由柱间保管着,扉间看着九个卷轴,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谨慎的扉间用查克拉探查着,然后他发现卷轴里泄露出的尾兽查克拉混乱的聚在一起,有意识的波动着。

呵呵被抓住了还有心情聊天,你们尾兽的心也是蛮大的。扉间一脸冷漠的看着卷轴。

最后封印盒子还是暴露了,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某尾兽太过老实,被阴险狡诈(众尾兽语)的扉间发现端倪,扯出了这个小秘密。

恭喜建设组获得 神秘古老的封印盒x1

九尾以外的尾兽被分到了其他忍村。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八一八那个阴险狡诈的人类# #在小房间群聊的时候记得加锁#


作为建设组里唯一的科研人员,扉间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个封印盒,没想到封印意外的好解。

感受到因陀罗和阿修罗查克拉的出云在沉睡中迷迷糊糊的醒来,在发觉外部有人正努力解开封印的时候它抽出一缕查克拉和对方里应外合,成功打开盒子。

于是,在柱间吐槽尾兽们藏着掖着的盒子居然这么好打开的时候,被盒子里突然蹦出来的东西报了个满怀。

泪汪汪的出云抱着柱间干嚎着,在柱间推开它之前转移目标扑到斑身上。不过斑可不是柱间,他一脚踹开了贴上来的女人。

重新黏上来的出云死死抱着斑大腿,满口“因陀罗我好想你啊”“都是麻麻我的错”抱着斑呜呜呜大哭。


柱间三人和冷静下来了的出云坐了下来,然后一脸玄幻的听着出云讲那过去的故事。

听完故事的扉间眼神死的看看柱间,又看看斑。万万没想到,撕了这么多年的千手和宇智波居然还有这种关系。传说中的六道仙人居然真的存在,自己兄长还是六道仙人小儿子的转世。

觉得自己研究资料需要重新整理的扉间恍惚的离开了会谈室。


柱间一脸动容,没想到自己和斑真的是兄弟。

我和斑的相遇果然是命中注定!

柱间更加坚信了自己的这一想法,他安抚了一下说着说着就开哭的出云,坚定的说:“你放心吧,我和斑不会像因陀罗还有阿修罗一样。”

出云擦擦眼泪:“嗯,我相信你,阿修罗一直都是好孩子,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对因陀罗啊!”

“我会好好对斑的。”

斑一脸妈的智障的表情看着眼前和谐的一幕,在出云目光移过来的时候冷哼了一声。

出云:QAQ


就这样,在出云的助攻之下,柱间和斑的关系更加密切了,连带着村子和宇智波们也和谐了起来。

一直暗中关注斑的黑绝发现了出云,他咬牙切齿的盯着那个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的家伙,暗恨计划又要改动。

不过是母亲大人制作的傀儡罢了,我绝对不会让你破坏复活母亲大人的大计!


准备披个马甲装逼的黑绝并不知道,出云已经将他的存在告知柱间和斑了。


多年后,出云抱着七分像斑三分像柱间的小团子,一脸欣慰的看着站在人群中的柱间和斑。周围的村民和忍者们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希望他们爱戴的人和崇敬的人百年好合。

麻麻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虽然他们的关系好得过头了…嗯…不过看到他们幸福我就放心了。

嗯你问黑绝?他已经成为永远伴随着月亮的一颗明星了。

评论(6)
热度(24)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