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我徒弟跟我说了句话

我差不多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好好玩天刀了,“天命风流”开服的时候,跟我玩得最熟的帮主带着帮主夫人以及一些亲友去了新服。

热闹的帮会一下冷清了下来,没有人好好管理,本来就走得很勉强的帮一下就瘫痪了。

我虽然顶着个副帮的名头,但我也没什么管理帮会的经验和能力,以前也只是跟新进帮的萌新们聊天,炒炒帮会频道的气氛,所以只算得上半只吉祥物的我一下就懵了。


我在这个区投入了很多精力,或许在其他人看来我这号没啥出众的,但我的确是花了心思的,偷偷瞒着爸妈用压岁钱买时装,坚持不懈的拖着道长刷了好久的心法,我从去年七月开始玩的那号,玩得久了也对这区有了感情,虽然因为合区的原因,原本的区名已经看不到了。

帮主说想去新区并拉着大家一起去的时候,我一直都是茫然的。在不舍的同时,也有些微的恼怒,说好的一起笑笑闹闹老死在这区呢!我一下来了倔脾气,再加上本来就舍不得老区,我就拒绝了跟帮主他们一起去新区。


高战的亲友好多都被帮主拉走了,剩下的亲们私下琢磨着,三三两两的去了别的盟会或者别的帮,他们也叫过我一起,但我想着万一帮主他们哪天回心转意回来了呢,所以我就继续留在了老帮。

一开始我还能找以前的亲友们刷刷本聊聊天怀缅过去,但后来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他们去了别的帮,认识了其他人,结交了新朋友,而我却一直呆在原地。


他们有没有觉得我烦人呢?

他们主动找我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我开始想着他们是不是不在意我了,这样想着,我不禁吐槽自己真是矫情。但有时候聊着聊着就是冷淡的“嗯”、“哦”,然后两人相对无言默默结束对话的时候,我总是会这样想。


渐渐感到无聊的我后来在世界上找了个师父,扩展一下人际关系应该就不会寂寞了吧。

师父是个帅白,战力也不低,之后我就跟着他在玩游戏,后来我又有了个妖香师弟,师父总带着我们一起刷本,我和师弟也越来越熟。

后来师弟有了徒弟,看他每天秀徒弟,突然觉得养萌新蛮好玩的,于是我也找了个徒弟。


徒弟是在江南捡的,一个五毒,那时候他等级很低,我满心期待的带着他做主线,耐心的给他讲这游戏怎么玩,但他练级练到八十三就再也没上过线了……

我一边跟师弟抱怨着徒弟不好养,养着养着就跑了,一边又暗搓搓的在世界上喊收徒。


这次收的是个唐门,他已经八十多级了,但战斗力并不高,只有七八千的样子。

为了刷好感,不让他跑了,我跟他一见面就送了他50J作为拜师红包,咳虽然不多,但他好像蛮开心的样子。他那会儿没时装没紫色心法,嗯,确定为萌新无误。


我们都是唐门,所以我还是能指点他一下的,哦这个“指点”说的不是pk手法,而是怎么玩游戏_(:зゝ∠)_

有了这个徒弟之后,游戏也就没这么无聊了,每天等着他上线,然后带他一起去跟师弟打本,带他和他亲友一起去看看风景……好吧,其实我是想拐带他情缘。

这不科学啊!我都没情缘,他就有了。


他的亲友跟他差不多,都是几千战力的小号,他把我拉进了他们群,看一群“小朋友”每天呼朋唤友的打本,交流他们那职业该怎么怎么玩也是蛮微妙的,我一下就想到了我那号还小的时候,那时候多亏了帮主和道长他们带我玩,所以看到一群小萌新的时候,我心里“责任”俩字儿开始熊熊燃烧。


唔其实每次看到他们叫我“大神”的时候,我嘴上说着不敢当,但心里还是不禁飘飘然,我居然也有被叫“大神”的一天诶~


随着他们功力上涨,他们对心法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带他们刷挑战本也越来越麻烦了,功力低外加不会打,打起等级高的挑战本,格外吃力。


举个栗子吧,80本老一,对,就那个段常,我带他们“开荒”,从九点过打到十一点半……死了无数次的我哭晕在厕所,不是肉盾拉不住boss,就是奶妈奶不住(奶妈甚至还没点山鬼),还有破定总是不能及时破,也有我输出不够的原因吧,最后因为太晚了所以大家就散了。

再苦不能苦孩子!我琢磨着怎么带他们过80,后来想来想去,我QQ私戳了夫唱妇随去了新服的帮主夫人。帮主夫人他们跟我都是一个金兰的,她在老区的号是个大奶,我借来了,这次终于艰难的带着徒弟他们过了80.


后来徒孙的奶妈号稍微能顶事儿了,我就没怎么用帮主夫人的大奶号了,因为咱队伍真的太缺输出了……之前是“有奶万事足”,BOSS基本都是被他们磨死的。

我号的战斗力那会儿只能算中等,所以后来我去找了帮主,向他借了他老区的那个大唐门号。帮主人挺好的,我说了下自己的窘境之后,他大手一挥就让我随便玩。

惊讶完后我眼睛都亮了,太特么够意思了!


从此之后带徒弟他们打本我都是用的帮主的大唐门号,60、70、80都轻松的带他们过了,后来徒弟的亲友们在群里说想开荒81,我傻了……亲啊你们别想不开啊!81什么的……我带不过啊!有帮主和帮主夫人的号也带不过啊!


后来……后来发生了个大乌龙,咳。

反正就是我理解错帮主的意思了,以为他是把他那号送我了,所以我后来一直在玩他的号,自己的号成了赏景小号。再后来我把帮主那个大唐门号弄进了师父他们帮里,因为大唐门号的战力够高,师父就说让我进他们金兰,以后一起85一起86,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我心动了。

我跟师父他老大刷了好感值,改了名儿后进了他们金兰,他们金兰的名字有格式,要进去就得改,就这样我就把帮主号的名字改了……


那段时间我蹦跶得挺欢的,嗯。


后来有一天,帮主在QQ上找我,他说的很委婉,什么他还是比较喜欢老帮云云。我顿时愣住了,我好像……太得意忘形了……

帮主虽然说随便我怎么玩,金币那些随我花,二次密码也给我了,但是……我这样好像蛮不厚道的……我怂了。


我说,哦好的好的,等转盟的7天cd过了,我就转回老帮,名字我会弄回去的。然后我就开始装死了。

我心里是又羞又囧又心虚,那几天我都没怎么上游戏,生怕一上线以前帮里的亲友就会来问我怎么回事。


一个星期以后,我稳住情绪,上线了。

我一周没上线,师父师弟徒弟弟他们肯定想我了。

我登陆了自己的号,打开好友面板,结果发现师父的ID不见了。我点开师徒系统,师父那一栏已经空荡荡的了……

也是,我刚进师父他们金兰后就不声不响的消失了一周,我是师父介绍进去的,我这样也算是扫了师父面子吧。


不要我就算了。

我们都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虽然心里不好受,但我没资格怪他,是我先对不起人家的。


我私戳了徒弟,他说他跟他情缘还有徒儿一起在打本。他已经一万二的战力了啊……我看着师徒系统里徒弟那栏,不禁一阵恍惚,好像……没人需要我了……


我开着号在游戏里无所事事的逛了几个地图,期间也没有谁找我,突然觉得好无聊。回想一下这大半年里,每天在游戏上花费这么多时间,结果到最后我除了那些回忆,好像什么也没留下……越是回想就越是寂寞,以前帮主他们还在的时候,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多好啊……现在…唉。


(╯' - ')╯︵ ┻━┻辣鸡游戏!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


我退了游戏,打开浏览器页面,安心的沉迷小说去了=w=

唔精神粮食还在,哎呀太太们又更新了呢!


接下来的日子我不是在看小说就是在逛B站,游戏被我丢到脑后,这样的日子平淡且安逸,我挺喜欢的。当我怀念游戏的岁月时,我就登上自己那号到处去逛一逛,怀缅完之后下线该干啥干啥。


就这样,我一周登个一两次,给东越那小房子交一下房租,到处看看风景飞飞大轻功,彻底成了个半A的风景党。


期间我徒弟在QQ上戳过我,但我并没有怎么在意,所以也就没有回他。


今天他又戳我了,我想着总这么晾着人家也不好,就回他了。


徒弟:师父父这么久了回我个信息好不好

徒弟:师父父

徒弟:你最好了

我:吱——

徒弟:[大哭][大哭]

我:徒弟晚上好啊

徒弟:你!

徒弟:终于回我信息了

我:23333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随便发了个23333


徒弟:你还记得我么

我:当然啊

徒弟: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理我

徒弟:[大哭]

徒弟:好伤心

我:我都没怎么玩了

我:现在每天沉迷小说

徒弟: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我信息了呢


噫这深沉的幽怨感扑面而来啊……


徒弟:你不玩天刀了么

我:嗯 

徒弟:

我:不想玩了

徒弟:不要啊

徒弟:为什么啊

徒弟:玩得不快乐么,以后将我陪你一起玩啊

我:没意思了

徒弟:可恶啊

徒弟:徒弟不玩了,师父不玩了


嗯?什么情况?他徒弟也不玩了吗……


徒弟:唉

徒弟:[大哭][大哭][大哭]


他发了张图过来,一个男唐门,骑着白公子,一身时装,一万八的功力。

徒弟:师父回来徒弟带你飞

我:哇哦可以的可以的 都比我厉害这么多了

徒弟:师父回来嘛

我:不了 好麻烦

徒弟:玩了这么久只有你对我好


看着他发来的这句,我愣住了,手指放在键盘上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我对他好吗……想一想自己做的,带他和他亲友团任务,带他还有他亲友团刷本,带他还有他亲友团看风景,在他们有疑惑时给他们解答……其实…也就一般吧……我觉得我只是尽了一个师父的责任而已,而且大多数都是在我无聊的情况下带他们做的。


徒弟:唉

我组织了一下语言,说出来自己的一些想法。

我:我不会常上了……感觉没什么意思了,认识的人总要走,不是去了别的盟会,就是去了别的区,或者直接A了……

我:上线看到眼熟的ID 不管以前关系多好,分开一段时间之后,感情也淡了

徒弟:说了我陪你玩啊,我玩这么久,都是一个人,总想着师父什么时候回来


他现在的感受我懂,无非是“孤独”,我曾经也有过这种感受,但我真的不想再继续玩了。在充实过之后,填补内心空洞的人一个个离开,给你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思念与空虚,这种滋味,我很不喜欢。

我没有继续回他,而他也没有再发信息过来。

这样也好,今后我们江湖有缘再见吧。


评论
热度(4)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