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假如柱斑生了辉夜……

怎么办,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冒出个想法。

阴阳遁生子,不喜勿入。


假如柱斑之间本就互生情愫,但因为家族立场等等原因一直压抑自己,感情到了友情以上恋人未满就封顶了。

然后背负着责任压抑着情感的斑被黑绝的石板忽悠,结果他遇到的是柱间这个神逻辑。

察觉到斑有离开的想法,柱间顾不得其他的,挑明了两人的情感希望斑能留下来。

两人发生争执,柱间知道斑认定了什么就不会轻易改变想法,于是恼火的柱间放弃口遁,直接亲了上去。

嗯然后就是俩人没把持住,斑想着事后可以给柱间一个幻术洗掉这段记忆,最后放纵一次吧,于是就放飞自我热情的回应了柱间。

隐藏在暗处偷窥了一下的黑绝表示:真是瞎了我的狗眼。

事后,斑放倒了没有防备的柱间,用拳头把他揍了一顿,整理好对方衣服后后把柱间丢到了某旅馆的房间里。

做完这一切的斑颤抖着腿忍着不适离开了木叶,哪个忍者不受点伤的,这点程度的酸痛完全可以忽略。

离开村子差不多两个月的时候,斑就觉得自己好像哪里不对了。他半夜摸进某医术高明的老大夫家里,逼着人家给他看了“病”,然后一个幻术放倒对方。

一直stk斑爷的黑绝也懵逼了,因陀罗的转世明明是个男人为什么也会怀孕??

想到众尾兽的黑绝顿时悟了。

可以的可以的因陀罗和阿修罗的转世居然误打误撞弄出了类似尾兽的存在吗,阳之力塑造形体,阴之力灌注精神,当年大筒木羽衣分离九只尾兽就是这么做的。

黑绝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另一条复活母亲大人的路,假如让母亲大人借因陀罗的肚子转生复活……

越想越觉得这办法可行的黑绝简直狂喜乱舞,立马滚去想怎样让母亲大人转生了。

夜袭好几个大夫之后,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谁特马怀了啊!一群庸医!

不觉得自己是怀孕了的斑越想越不爽,他决定提前计划,找柱间打一架然后弄点木遁细胞诈死。

心情不好,打一场发泄发泄就好了。

斑骑着九尾回去玩毁村游戏了。

斑和柱间打的轰轰烈烈,木遁火遁夹杂着口遁,柱间全程都是“回来吧,木叶需要你,人民需要你,大家需要你…”,斑表示“我不听我不听”。

斑打着打着只感觉小腹坠痛,并没有在意这点疼痛的斑继续开着尾兽高达跟对面的木佛火拼着,最后斑感受到了体内的查克拉源源不断的涌向腹部。

查克拉居然在这种时候掉链子,斑爷一口老血卡在喉咙,对面柱间的攻击就要打过来了,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斑身边,裹着斑一眨眼就不见了。

战斗中察觉到斑异样的柱间下意识的收回大部分查克拉,毕竟他的目标不是杀了斑,他希望斑能回到木叶,就像以前一样,他还有好多问题想问斑,比如那个“春梦”……

于是气势汹汹的一击瞬间变成外强中干的纸老虎,但一击结束后,他就没看到斑了。

QAQ斑呢?!这…我这是把斑打死了吗…还找不到尸体的那种……不可能不可能,斑怎么可能接不下我这招!我明明放轻力度了…不过斑之前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嘤不会吧…我不会真的把斑打死了吧……

扉间带着木叶的人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蹲在地上一脸消沉的种着蘑菇的火影大人。

被黑影也就是黑绝带走的斑现在正跟黑绝面对面的坐在一个山洞里。

天知道当黑绝发现斑跑去跟千手柱间打架的时候,他的内心有多崩溃。一没看住就跑去作死了,因陀罗真是够折腾人的!

黑绝心里庆幸着自己及时赶到,不然因陀罗肚子里母亲大人的载体可能就没了,同时也为自己“正面刚”的行为后怕着。

斑看着眼前黑乎乎的家伙,暗暗提高警惕,能在柱间的攻击下毫发无伤的带走一个人,这家伙绝对不简单。

其实黑绝只有三个技能点满了的,一个是“忽悠”,一个是“附体”,还有一个是“跑路”,大家都知道,不过其他人不知道啊。

黑绝瞅了眼斑,开始忽悠,什么“主人我终于找到您了”、“我是六道仙人的长子——大筒木因陀罗的仆人”还有什么“舍弃身躯求长生,辗转千年寻旧主”。

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黑绝演起戏来一套一套的,于是斑被忽悠了。

黑绝说:主人您是正常的男人,所以肚子里的只是当年被封印在您灵魂里的通灵兽十尾,等时机成熟它就会从封印在脱离,成为您的助力。

斑:……(原来如此,我忍。)

黑绝说:等十尾重临世间,您所期望的和平的世界也将到来。

斑:……(这个“仆人”感觉好可疑啊)

黑绝说:这个符文能稳定十尾的状态,但在此之前还请您忍耐一段时间,此刻的十尾状态不大好,若强行动用大量查克拉,会使它和您都受到伤害。

斑:……(好像哪里不大对的样子。)

七个月了,斑的肚子已经很大了。

看着肚子一天天变大,感受着腹内的小生命细微的动作,斑怒掀桌,特么的这跟当年妈妈怀弟弟们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谁家的通灵兽是主人自己生的啊!就算是从未出现过的尾兽也不这样的吧!

斑黑着脸,心里对黑绝的堤防与日俱增。

黑绝也察觉到了,他整天跟在斑身边乖乖的装着孙子,最多还有三个月母亲大人就要复活了!喜大普奔啊有木有!

感受到黑绝对“十尾”的期盼,斑觉得自己似乎被对方算计了。

想到三个月后或许会有一只尾兽撕开自己肚子破腹而出,斑就不禁一阵恶寒,连带着对黑绝也更挑剔了。

黑绝每天端茶送水好好伺候着斑,x之国的蜜饯啊、x之国的果脯啊、xx屋的糕点啊……只要斑想吃,他就不辞辛劳的跑去买,他只希望这小祖宗能好好“养胎”,不要再出什么开着高达跟对手火拼的幺蛾子了。

_(:зゝ∠)_然而斑还是趁黑绝去买东西的时候跑去找柱间打架了。

斑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扼杀肚子里的“十尾”。

内部攻击,“刺”向“十尾”的查克拉都会被它吸收殆尽;外部攻击,拳头刀子都无法伤到肚子分毫,那奇怪的符文会在腹部受到攻击时浮现。

所以斑想看看自己和柱间那种程度的战斗能不能弄死“十尾”。

忽略心里那点微弱的怜惜,斑给自己糊了个幻术遮掩身形后,提着武器离开了山洞。

夭寿啦!宇智波斑又来毁灭木叶啦!

躺在床上一脸憔悴的柱间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呆住了,反应过来后他欣喜得不能自已。

原来斑没有死!我就说嘛斑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我要去见斑!我要见他!

瞬间容光焕发的柱间掀开被子就从窗户跳了出去,推开门却只见到兄长衣角的扉间脸黑了。

呵,果然心病还须心药医。扉间冷着脸吐槽,接着脸色更黑了。

“Hashirama!”

“Madara!!”

“Hashirama!!!”

“Madara!!!!”

“Ha——shi——ra——ma——!!!!!”

“Madaraaaaaaaaaaaaaa!!!!!!”

乒乒乓乓轰轰隆隆……

安排好群众转移和战场封锁的扉间一脸沧桑冷漠的看着远处森林里冒出来的须佐和木佛:MDZZ!

老夫心好累…老夫年龄不老,但老夫心老……...( _ _)ノ|壁


半个多小时后,一直关注着战场的扉间看到须佐和木佛消失,没一会儿他的兄长就抱着一个人火急火燎的冲向了木叶医院,边跑还边喊着:“斑你挺住!你不要死啊啊啊啊啊啊!!!”

扉间:= =(……好想八一八那个遇到死敌就不带脑子的兄长。)

等扉间安排好接下来的事物,追去医院的时候,他就看到他的兄长一脸荡漾的握着宇智波斑的手,转头兴冲冲地对他说:“扉间,我要当爸爸啦!”

嘶——

扉间听到了跟着他一起来的忍者们吸气的声音。

看着躺在床上闭着眼一动不动还挺着个大肚子的宇智波斑,再看看周身似乎飘出了小花的火影大人,众人觉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

黑绝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加快了速度,但回去之后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山洞。

“……”沃日!


曾二度袭击木叶的罪人宇智波斑被俘,目前由火影大人亲自看守。

这是官方给出的说法,但亲眼目睹了医院那一幕的忍者们还是不少,村子里流言四起,“千手和宇智波不得不说的故事”的各种版本在村子里到处流传着。

这天雷狗血虐恋情深求而不得相爱相杀骗了不少小姑娘和家庭妇女的眼泪,众人纷纷唏嘘,原来宇智波斑也是个可怜人,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对苦命鸳鸯才能在一起。

什么?宇智波斑是男人?不是说怀孕了吗!那肯定是女人啊!为了挑起家族重担,生性要强的大小姐不得不女扮男装,然而命运让她邂逅了敌对家族的大少爷。(大妈们的猜测)

在战场上刀剑相对的两人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一次次的战斗中两人摩擦出了爱的火花,然而他们的家族注定了他们不能在一起。(平民少女们幻想)

只有在战场上才能相见的两人当上了各自家族的族长,他们排除万难,终于让两族联盟,建立了能让所有人和平共处的村子。(其他忍族吃瓜群众推测)

然而他们的恋情遭到了双方长老的反对,性别暴露了的宇智波斑更是被族中长老排挤,斑希望恋人能放弃一切跟她走,但恋人却为了火影的位置拒绝了她。(家里有人玩政治的少女们猜想着)

被抛弃了的斑在冷冷的夜雨中离开了木叶这个伤心地,不久后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带着九尾回到木叶,对昔日的恋人威逼利诱,希望对方能回心转意,然而她却在木叶听到了柱间已经有婚约的消息。(此消息由千手一族小妹妹们友情提供)

被爱人背叛的宇智波斑不顾一切的攻击了木叶,原来爱她什么的都是骗局!怀孕的斑被千手柱间打败,柱间说他的妻子不可能是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斑,这次看在往日情份上放了她一马,希望她好自为之。失魂落魄的斑没有告诉千手柱间她怀孕的消息,她狼狈的逃走了。(这是宇智波少女们含泪脑补的)

几个月后,泪干了伤透了心碎了的宇智波斑重整旗鼓,再次袭击了木叶,这次,她要杀了那个多情又无情的负心汉!打算鱼死网破的斑不顾一切的发动了攻击,但怀孕的虚弱让她根本不能跟以前相提并论。千手柱间再次打败了她,奄奄一息的斑昏倒在地,千手柱间发现了斑幻术下高高隆起的腹部,他慌了。(其他忍族的少女一脸感慨)

原来柱间是爱斑的,但是族中的长老们不认同他们的恋情。长老们私下威胁柱间,如果他要娶宇智波斑,那就别怪他们不客气。为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柱间最后选择了妥协。木叶建立没几年,经不起内部斗争,他爱斑,但他更爱他和斑一起建立的木叶,因为木叶代表着和平与未来。(这里是努力洗白族长的千手姑娘们)

看到斑伤心流泪,柱间心里也不好受。但他要斩断和斑的这份恋情,斑不该这样为爱伤身,她应该更骄傲,更强大,她值得更好的……而且族里已经为他定下了婚约,作为一村之影,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的都不止是他个人。柱间狠下心,冷酷强硬的拒绝了斑。(这依旧是努力洗白的千手姑娘们)

宇智波长老&千手长老&扉间&黑绝:exm?????

谁家没一两个女性?于是这段时间里,村里的汉子们纷纷遭受流言洗脑,吃饭的时候女儿\妻子\姐妹们念叨着“柱间与斑不得不说的故事”;出任务的时候女队友也会说到“强大的女忍——宇智波斑的故事”;男人们喝酒解闷的时候,大家也会吐槽最近自己一直被“那个流言”包围……

“斑与柱间”顿时血洗木叶!

慢慢的外村的忍者们也听说了火之国的“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不得不说的故事”_(:зゝ∠)_嗯这又是一个新的版本,不过依旧将“天雷狗血虐恋情深”贯彻到底了。

当漩涡水户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什么鬼?!那个“勾引了千手柱间,导致宇智波斑愤而出走”的“狐狸精”是我?!

大写的冤啊!

然而八卦这种东西,不是解释就解释得清的。无辜躺枪的水户找到父亲,说了说自己的想法,然后修书一封送到千手家去了。

三月后,因为各种原因迟迟没有被“审理”的斑生下了一个女婴。

又痛又累的斑躺在床上,柱间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婴儿乐呵呵的哄着,周围没有其他人,因为那些医疗忍者都受不住孩子出生时产生的令人窒息的查克拉。

混蛋!那个黑绝果然是骗我的!什么“十尾”!谁家尾兽跟孩子一样啊!该死的家伙,最好不要让我在见到你!斑愤愤的想着,但看到柱间和孩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温柔的眉眼。

柱间这些日子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还是颇有些效果的啊~

想到黑绝对这个孩子的执着,斑叫住了柱间。

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婚礼办得很隆重,不希望看到两族联姻的人小动作不断,但都没能阻止他们。

黑绝隐匿在暗处,满心纠结的看着被斑抱在怀里的小婴儿,他感受到了母亲大人的气息!但是这跟他想的不一样啊……

斑抱着孩子,木着脸站在笑得春光灿烂的柱间身边,和对方一起接受着大家的祝福。

某家主:恭喜两位喜结连理,你们的孩子跟你们长得……长得真可爱!啊哈哈哈哈……

柱间:谢谢谢谢!我也觉得奈奈很可爱~

斑:嗯。

奈奈就是斑的孩子,名字是斑取的,来源大家应该都懂。奈奈是个很可爱的小团子,因为柱间抱她她就哭,而斑自己抱她她就很乖巧,斑很满意,虽然奈奈长得跟自己不大像……

斑怀里的孩子有着白色的头发,还长着两只小小的角,皮肤白皙冰雪可爱。


奈奈今天就要去忍者学校了,她兴奋了很久,因为小春姐姐和镜哥哥他们都说学校是个很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小朋友。

奈奈没有姓,但大家都知道这个奇特的孩子是这世间最强的两人——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孩子。

木叶私底下曾流传着奈奈是怪物的传闻,但都被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压了下去。奈奈的确跟普通孩子不一样,她不仅长着角,额头上还长着一只紧闭着的眼睛,她拥有着几乎所有的已知的血继限界,还天生就拥有着庞大到可怕的查克拉。

斑有想过奈奈是不是真的是只强大的尾兽,但不管奈奈是不是尾兽,她都是他宇智波斑的女儿,亲!生!的!

吃完早饭的奈奈仰着小脸凑到斑面前,斑熟练的拿出手帕给她擦了擦嘴。

“爸爸~今天奈奈就能交到好多好多的朋友了吗!”小姑娘扑到斑怀里,兴奋的问着。

斑拍了拍奈奈的头,冷淡的应了一声。

奈奈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完全不在意爸爸的冷漠,她知道爸爸有在听“爸爸,他们会不会不想跟我玩啊……”

斑牵着奈奈外走:“不会的,奈奈很可爱。”

“爸爸,昨天我又看到那个黑乎乎的叔叔了。”

他知道黑绝还在暗中觊觎着奈奈,他和柱间也曾见到过他,不过都被那家伙给跑了,虽然那家伙似乎并没有伤害奈奈的意思,但任何不稳定因素都不应该在奈奈身边出现。

斑捏了捏奈奈的手,低头对她说:“奈奈,记得不要跟他说话,更不要接受他给的东西,第一时间喊救命,知道吗。”

小姑娘点点头,露出一个古灵精怪的表情:“那个叔叔叫我妈妈诶爸爸,你说他是不是没有妈妈了,所以看到跟他妈妈很像的人就想到他妈妈了?”

斑:……

“所以说不要跟他说话,那个家伙脑子有问题。”

“可是他好可怜哦……”

“不听话的孩子会被九尾吃掉,你要是跟他说话了,九尾就会来吃掉你。”

“爸爸骗人!尾兽不吃东西的!”

父女俩沐浴在朝阳下,牵着手渐行渐远。


办公室里,柱间紧张的整理着火影袍。

“扉间,我这样没问题吧?”

扉间无奈的叹口气:“阿尼酱,这句话你已经问了几十遍了。”

木遁分身严肃的给柱间正了正戴的规规矩矩的帽子,柱间忧心的说:“可是今天开学仪式上我要讲话,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奈奈今天也在。”

“阿尼酱你再磨蹭下去,就要迟到了。”

“诶?!我先走了扉间!那些文件就拜托你了!”

“唉……”今天的千手二当家依旧头疼着呢=w=


奈奈有一个秘密,她谁有没有说。她会做奇怪的梦,从小这个梦一直伴随着她。梦很真实,完全就像是另一个人生。

梦里她叫“大筒木辉夜”,她是大筒木星的公主,后来因为内乱,她的“神树”丢了,她追寻着力量来到了“神树”坠落的地方,同时也是为了躲避敌人,然后她成为了天子的妾室……后来呢?后来的事奈奈也不知道,因为每次做梦梦到这里她都会醒。

或许等自己长大一点梦就会继续了,奈奈想着。

以前她梦到自己神树丢了就会醒来,现在她已经能梦到后面的一些事了。

早慧的小姑娘想过,或许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就是大筒木辉夜。

但是,那又如何?自己现在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女儿!自己是奈奈!

某种程度上,身为斑的女儿,奈奈跟宇智波格外相像。


黑绝:如果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说什么我也不会让母亲大人以这种方法复活〒▽〒母亲大人……

今天的黑绝依旧奋斗在接触幼年版辉夜姬的路上。


脑洞完了,就是这样。黑绝想象中辉夜应该是跟《滑头鬼之孙》里面的那个“晴明”一样满级复活,还能反杀羽衣狐的那种。

但是这里不是滑头鬼之孙,于是辉夜的时光倒流了,她真的变回了纯洁如白纸的小婴儿。

环境能塑造一个人,现在叫奈奈的辉夜经历着跟曾经完全不同的人生,即使她的记忆开始慢慢苏醒,但她始终还是会有变化的。

奈奈小姑娘表示:今天我以爸爸为荣,明天爸爸以我为荣!奈奈会好好学习成长为大妖怪绝世强者的!绝对不给爸爸还有欧多桑丢脸的!(づ ̄3 ̄)づ╭❤~

评论(18)
热度(131)
  1. 寒庭暮白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暗夜紫荆寒庭暮白雪° 转载了此文字
  3. yyy醉花阴寒庭暮白雪° 转载了此文字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