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影子(鸣人x面麻)

有个脑洞。

一个又宅又腐的女孩儿胎穿了,她满心期待的等待自己的新生。

出生后她发现她自带金手指!那就是!能听懂别人的话!(╯' - ')╯︵ ┻━┻然并卵!

刚出生的小婴儿视野很模糊,她只知道自己爸爸是个金灿灿,妈妈是个红彤彤。不过后来,她震惊了。

她爸爸叫波风水门,妈妈叫漩涡玖辛奈!

卧槽我我我我我是漩涡鸣人?!

妹子震惊不已,又有些担忧,因为那是“漩涡鸣人”啊,她不能确定自己能像真正的鸣人一样勇敢地走上热血男主的道路。

话说,四代目和鸣妈好像再过不久就要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

后来妹子发现自己想太多,她爹妈屁事儿都没有,还给她取名叫“波风面麻”。

QAQ别啊老爹!我不嫌弃“鱼板”这个名字!真的!完了……我这个蝴蝶……剧情君你还好吗?不过男神女神活着,还是挺好的……但是未来怎么办啊?小蝴蝶引起风暴了啊!!!

对自己未来担忧不已的小面麻咬着奶嘴,在父母的秀恩爱中慢慢成长。

哎呦爸妈求你们别再秀了,我眼睛都要瞎了。话说四代是不是太闲了?不是说火影日理万机的吗?

整天呆在室内的小面麻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多少天了,日子一直风平浪静。穿着上忍马甲的波风水门偶尔会带着伤回来,小面麻压抑着心中的不安,努力做一个乖宝宝。

一天,爸妈很晚都没回来,面麻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强烈。

野兽的嘶吼划破夜空,大地伴随着沉重的轰隆声颤抖着,女人的尖叫、小孩的哭声还有慌乱的脚步声灌入了面麻的耳朵,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面麻还是感到了害怕,毕竟穿越前她连小小的余震都没经历过几次,更何况这恐怖的“大地震”。

波风水门和玖辛奈还没回来,屋子里的一些物件已经在大地的震动中摔了一地。野兽的嘶吼震耳欲聋,面麻想到了剧情里九尾暴走的事。

房屋继续颤动着,有灰尘簌簌往落下,又惊又怕的面麻大哭了起来,希望有人能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个孩子。

“太好了,容器没事。”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出现在屋子里。

“快点把他带过去!”另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沉声说道。

面麻被人抱了起来,他顿感心安,不对!什么“容器”?要把我抱到哪里去?面麻有些心里有些慌乱无措。

面麻的想法终于被验证,真的是九尾暴走。

看着那巨大的、诠释着什么叫野性的尾兽,面麻吓得不敢发出声音。狐狸形怪兽的九条尾巴每次落地都会引起一下地震,如人手一般的前爪轻而易举的就将房屋抓得稀烂,一个小小的人影在跟那被称为九尾的怪兽缠斗。

面麻被人抱着飞速的靠近那个地方。

不要过去!QAQ你眼瞎啊!九尾就在那边!

“带来了吗?”

抱着面麻的暗部停了下来,面麻看到了一个极为眼熟的老人。

“三代大人,‘容器’带来了!”另一个暗部对着老人单膝跪下,恭敬的说到。

面麻很害怕,他猜到了,命运的河流即使转了个弯,最后也会流入大海,他还是要成为人柱力的。

这时,他看到了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之前两人的位置被暗部挡住了,所以面麻才没有注意到他们。

[爸爸!妈妈!]

面麻不知道为什么父母还能在这里,他们不是应该在跟九尾战斗吗?前任人柱力和四代火影……

玖辛奈一手捂着嘴,低声哭泣着,波风水门在一旁安慰她。

[爸爸!妈妈!]

面麻啊啊的叫着,努力舞着小手,希望父母能把自己抱过去。

玖辛奈吸了吸鼻子,接过了面麻。

“对不起,面麻……对不起。”玖辛奈将额头抵在小婴儿的胸口,一声一声述说着歉意。

[妈妈,不要哭啊。]面麻伸出小手,在玖辛奈脸上胡乱的擦着眼泪。

“玖辛奈你不要担心……面麻有着漩涡一族的血统,他可以的。”波风水门搂着玖辛奈的肩,低声安抚着她。

“没时间了,快点!”一个成熟的女声响起,面麻被人从玖辛奈怀里抱走了。

金发和红发的夫妻依偎在一起,红发的女人靠在金发男人的怀里,男人抱着她,两人都没有往面麻的方向看一眼。

[不要!我不要!妈妈救我!妈妈!]

尾兽继续嘶吼着,恐怖如跗骨之蛆,将面麻紧紧包裹,小婴儿呜呜哇哇的哭出声来。即使知道最后九尾和鸣人成为了好友,但是……我不是鸣人啊。

面麻看着暴走的九尾,眼中带上了一丝绝望,这个世界好多事都变了,自己或许会死也说不定。

最后面麻成为了九尾的人柱力,他被放到了一个绘满符文的台子上,那个穿着火影袍的陌生男人被九尾的前爪穿透的腹部,但他还是将印完成了。

面麻大哭着,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只不断咆哮的巨兽涌进自己肚子,剧烈的疼痛让他轻轻抽搐起来,不只是疼痛,还有恶心。

刚才还在大肆破坏的巨兽,现在就在自己肚子里,就好像自己和那个怪物合为一体了一样。

[滚出去啊!从我身体里滚出去!好痛啊!妈妈!]没人能听懂婴儿咿咿呀呀的声音代表什么意思。

木叶48年,九尾袭击木叶,四代火影春野兆同其夫人牺牲,三代重新出山。


面麻终于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火影世界,四代目应该是波风水门,而不是春野兆,前任人柱力也应该是漩涡玖辛奈,但事实上前任人柱力是春野芽吹。

成为人柱力后,面麻被关在一个画满符文的屋子里,周围有暗部看守,奶瓶和尿布都由暗部接手。三代目有时候会来看看,但也只是询问看守的暗部有没有什么情况。

除了喂奶和更换衣服尿布,暗部从不与面麻接触,日复一日监禁让面麻的精神极不稳定,负面情绪充斥在他的心里。

小婴儿哭过闹过,但换来的只是暗部粗鲁而不耐烦的敷衍了事,面麻有时候甚至吃不饱。他渐渐变的安静,就像一个毫无生气的布娃娃,除了脑海里偶尔响起的尾兽咆哮,面麻听不到任何动静,那些暗部从来都不会对他说什么。

容器。

面麻想到了自己成为人柱力那晚,那些人对自己的称呼。

可不是吗,人柱力不就是承载尾兽的容器吗……


面麻两岁的时候,三代命人带来了一些卷轴,卷轴里的东西基本都是讲封印术的,也有一些忍术的卷轴,卷轴上的东西都很浅显,即使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面麻也能理解。

三代希望面麻能好好学习上面的东西,以达到控制尾兽的目的。

上任人柱力的体质根本就不适合封印尾兽,那时压制尾兽都很困难,更别说使用尾兽的力量了。现在人柱力换成了有着漩涡血脉的人,如果能像四代水影或者云忍的奇拉比一样,那木叶的军事力量将提升一大截。

面麻接受了,起码这样还有人会对自己说话不是吗。

来教导面麻的人每天都会来,但时间并不长,简单给面麻梳理一下思路后她就会离开。

有时候来的是另一个人,那个男人会教面麻怎么提取查克拉,怎么让查克拉按照自己的需要流动。


面麻三岁那年再次见到了他的父母。

漩涡玖辛奈很激动,抱着他不撒手,波风水门也湿了眼眶。

面麻不知所措的被玖辛奈抱着。

“面麻,面麻我是妈妈!我是你妈妈!我的儿子……”玖辛奈语无伦次的说着,面麻平静许久的心也不禁荡起了波澜。

“妈…妈……”面麻低声呢喃,回抱住了红发的女人。

三代和随行人员在一边看着,没人来打扰这久别重逢的一家人。

没过多久波风水门和玖辛奈就被“请”走了。

三代承诺,只要面麻好好学,他就让玖辛奈他们来看他,等面麻能控制尾兽的查克拉,他就让面麻离开这里。

面麻很心动,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过外面的景象了,也幸亏他穿越前是个能连续三个月不出门的死宅,不然整天被关在屋子里他或许已经疯了,毕竟他跟白纸一样的小婴儿不一样。就算是什么也不懂的孩子,也会对外面的世界好奇吧。


九岁那年,面麻成功暴出了尾兽衣,众人都很激动,说面麻可能成为年龄最小的、能控制尾兽的人柱力。

面麻安静的听着他人的赞扬,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天赋奇佳,自己之所以能使用九尾的力量也是因为有系统的存在。

“xx养成系统”

那个“xx”是什么面麻看不清,这个系统在他八岁那年突然出现,毫无感情的机械音发布着让他为难但偏偏却做得到的任务。

在系统强硬的态度下,面麻接触了九尾,刷起了它的好感。

现在他的尾兽驯服度是34%,勉强能暴出一尾。一年就能做到这种程度,面麻由衷的对系统表示佩服,但也不禁感到畏惧。


三代遵守承诺,让面麻回到了波风家。

波风水门和玖辛奈早早的就收拾好了房间,等待自己的孩子回到家里。

因为面麻被囚禁时表现出来的“乖巧”,所以三代并没有安排暗部监视面麻,毕竟波风家还有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这两个上忍不是吗,有他们在面麻不会不听话的。

每次波风夫妇去看人柱力的时候,波风面麻都很乖,之后更是格外听话,这段时间不管让他做什么他都会乖乖配合,包括由暗部跟着去执行任务。

一天夜里,面麻起床上厕所后准备回到房间,却发现父母还没熄灯。他打算问问爸爸妈妈怎么了,却在门口听到了这样的话。

“应该是我的,当初被选为人柱力的应该是我的!如果当初成为人柱力的是我,现在面麻是不是也跟其他孩子一样活泼可爱?面麻整天都安安静静的,也不怎么说话……”

“玖辛奈你不要自责,这是我们共同的选择,如果你出了什么事那我该怎么办?玖辛奈我爱你,我不后悔交出了面麻。面麻是我们的孩子,他不会怪我们的。”

……

面麻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回到房间里把自己锁了起来。他想到了多年前自己被暗部抱走的时候,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依偎着彼此,谁也没看他一眼。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爱他,他知道。

但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更爱对方。

他想到了穿越前的一个题,就跟“女朋友和妈妈掉水里你救谁”差不多的“老婆和孩子只能保一个,要老婆还是要孩子”。他记得自己的答案是:要老婆。

因为孩子可以再生。

骗子!

面麻躺在被窝里胡思乱想着,眼角却落下了泪珠。

真正的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毫无保留的爱着漩涡鸣人,难道因为我是“波风面麻”所以才不一样吗?

虚伪!


忍校迎来了插班生,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

孩子们都很兴奋,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插班生的事,名叫伊鲁卡的老师拍着讲桌让孩子们安静。

“我叫波风面麻,请多指教。”金发的少年站在黑板前,深邃的蔚蓝色眸子注视着前方,明明只是面无表情,却给人一种沉稳的感觉。

女生们尖叫着,眼冒桃心的看着他。

面麻心里一片复杂,以前自己也跟这些女孩一样,无忧无虑的生活着,直到自己变成了波风面麻。

“切……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帅啊,明明我才是最帅的好吗。”穿的花里胡哨的黑发少年小声说着,摆了个耍帅的pose。

面麻看向他,黑发少年露出一个痞笑,自我介绍道:“哟!我是宇智波佐助,你好啊!”

面麻盯着他看了三秒,默默收回视线。

不,你不是佐助。——by 前·又宅又腐·宇智波迷妹·面麻

“嘛~波风君就坐小樱前面那个位置吧,麻烦小樱你站起来一下。”伊鲁卡吩咐着。

“嗨!波风君,请坐这里。”粉色长发的女孩儿略微局促的站起身,指了指前面的位置。

面麻看了小樱一眼,向她走了过去。

他不喜欢春野樱。

不仅仅是出于佐助迷妹的嫉妒,还因为她姓“春野”。他一直都记得是谁让他变成人柱力,让他被囚禁这么多年的,是春野兆,四代目火影,春野樱的爸爸。

为什么选我,不选你自己的孩子呢?!

这个答案面麻自己也知道,因为他波风面麻有漩涡一族的血统啊。

不过,还是不甘心。


学校的课程对面麻来说很轻松,在被监禁的几年里他学的都是比这些更深奥的东西。

女孩儿们都喜欢围着他转,不管是霸道任性的大姐头雏田还是孤僻的乖乖女小樱、或者文静柔弱的井野……

一开始面麻还能好脾气的让着她们,但女孩们的得寸进尺渐渐让他感到不悦。

如果她们知道“波风面麻”身体里关着一只怪物,她们还会接近我吗?如果她们知道她们“男神”的灵魂跟她们一样是个女孩,她们还会继续喜欢我吗?如果我只是个吊车尾,她们还会不断往我身边凑吗?

说白了,她们喜欢的不过是她们自己幻想出来的人,只不过我跟她们幻想的人很相似罢了。

面麻恶意的猜测着,心里对这些女孩不屑一顾,表面上却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曾经身为女孩的他虽然不喜欢这些姑娘,但也对她们有几分宽容,因为他觉得每个女孩都是公主,都需要呵护。

话说真的好羡慕啊……能穿漂亮的衣服。

今天的面麻依旧穿着妈妈准备的橙色运动服_(:зゝ∠)_


面麻学会了螺旋丸,波风水门教的。虽然还不熟练,但是练好了就是杀手锏。俗话说没有什么是一个丸子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作为学会螺旋丸的奖励,系统给了他一个卷轴,关于“九面苏婆诃”的。面麻摩挲着卷轴,看来那个系统是想把自己往“波风面麻”的方向养。

最后我会被真正的漩涡鸣人打败吗?

我的意义,只是为了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吗?!

面麻不禁感到暴躁。

越发高冷的面麻却不断的吸引着一波又一波的女孩子。

这个世界,恶心透了!


面麻见到了漩涡鸣人。

他通过系统来到了漩涡鸣人所在的世界。

被系统“玩弄”命运使面麻感到恶心又窝火,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供人取乐的小丑。

真正的漩涡鸣人就跟动画里看到的那样,坚强、勇敢、执着……明明是一模一样的脸,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小樱、佐井和大和挡在鸣人前面,他们大声质问着他是谁。

面麻冷冷的看着一脸震惊的漩涡鸣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一模一样的脸,一模一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父母,甚至一模一样的九尾……

明明都一样不是吗?凭什么他才是“漩涡鸣人”!我一直都很努力、很努力的活着,凭什么说我是冒牌货!

去死吧漩涡鸣人!你死了就没人会质疑我的真实了!

这是面麻的心结。


面麻输了。

他自认实力不弱,九面苏婆诃和螺旋丸他已经非常熟练,连九尾的力量他也能完全掌控,但他还是输了。

面麻倒在地上,浑身疼痛不已的他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手捏成拳头发泄般捶打在身旁的地面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我明明、明明那么努力!我的九面苏婆诃和大螺旋丸轮虞比你的影分身和螺旋丸更厉害!漩涡鸣人你跟九尾不过是临时联手罢了,为什么已经完全控制九尾力量的我会输给你!”

面麻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让我觉得恶心,漩涡鸣人。你的父母真心的爱着你,你的同伴也打心眼里信任着你。我们都是一样的不是吗?凭什么你得到的就是‘真实’而我得到的只有‘虚假’!”

漩涡鸣人没有回答。

赶来的大和打晕了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面麻,这里已经看不出原来山林蓊郁的样子了。

面麻和鸣人的战斗他们几个也看到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个跟鸣人一模一样的少年不仅实力强大,同样还有着九尾。

我仿佛看到了漩涡鸣人在打漩涡鸣人……

算了,这件事就让上面的人头疼去吧,我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带队上忍。


昏迷的面麻和重伤的鸣人被带回了木叶,纲手很是头疼,“根”来找纲手要过人,不过没能成功。

能最大程度保留理智尾兽化的人柱力啊……实在不行就用秘术给他洗脑吧。

鸣人伤还没好就不断询问着面麻的事,他对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很在意。

如果我没有遇到佐助和卡卡西老师他们,或许我也是那个样子吧。

对于“另一个自己”,鸣人心情复杂,但不管怎样,他都希望对方能够幸福快乐,因为这也是他一直渴望的……


“哥哥?”

鸣人看着自己眼前的少年,他安静乖巧得看不出一丝攻击自己时疯狂的模样。

“啊,面麻你在医院住得够久的了,该回家了。”鸣人笑着,伸出手。

“嗯!”面麻握住鸣人的手,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

漩涡鸣人总有一种魔力,能让人毫无保留的信任他。


故事完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鬼结局...( _ _)ノ|壁

本来想的是面麻和恰拉助的_(:зゝ∠)_但是花心风流的恰拉助只会让面麻黑化得更厉害吧……


评论(3)
热度(21)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