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来个灵异的

很久以前的脑洞。

唔说的是某日纲手叫来了卡卡西、大和、鸣人还有小樱,说得到一个情报,X之国(一个小国)在地震后某座山出现了一个洞口,据说当地已经闹出了不少跟“怪物”有关的传闻,她怀疑那是大蛇丸的实验基地,因为暗中收集情报的自来也曾经提过X之国,所以她叫来他们几个希望他们能去探个究竟。

鸣人一听是大蛇丸基地兴奋得不得了,因为去大蛇丸基地≈去找佐助啊!在鸣人的催促下,大家匆匆收拾了东西就出发了。

他们花了两天的时间到了任务里说的那座山,那山山势陡峭乱石遍布十分荒凉。

卡卡西放出忍犬探路,帕克说没有发现可疑的信息,但这个地方给它的感觉很不好。

他们找到了情报里说的洞穴,洞穴斜斜向下延伸,洞口处还有点光,更里面的地方一片漆黑完全看不清。

洞里吹出的风冷飕飕的,小樱搓了搓手臂,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卡卡西带头,大和断后,鸣人和小樱走在中间,几人进入了那个洞穴。

大家都没说话,脚下的路很难走,每一步几乎都能踩着硌脚的土包石块。手电筒的光在深邃的黑暗中显得格外微弱,几人缓缓前行着,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多久,耳边除了风声就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前辈…这条路似乎太长了。”大和的声音突然响起。

小樱摸出忍具包里的钟表,上面显示的是十点四十分。

“卡卡西老师,我们九点进的这个洞,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但这个洞穴依旧是往下延伸的……”

“诶是吗?!”鸣人一心想着佐助,根本没有注意这些。

走在前面的卡卡西却恍若未闻,一言不发的继续往前走着。

“卡卡西老师!”小樱放大了声音喊道,卡卡西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大和皱了皱眉,冲卡卡西丢了一个手里剑。

噗嗤——

手里剑没入卡卡西后背。

“你在做什么!”鸣人怒视大和,抬脚准备去查看卡卡西的伤势。

小樱抬手拉住鸣人:“等等鸣人!情况不对!”

被小樱这么一说,鸣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没有血腥味。”小樱低声说着“而且,呼吸声只有三个。”

这时,倒下的“卡卡西”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鸣人三人摆出防御的姿态,警惕的看着“卡卡西”。

动作有些僵滞的“卡卡西”突然转身,行动敏捷的朝着鸣人三人扑来。

妈呀大晚上的我写这种内容作甚orz脑补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我长话短说吧。

攻击鸣人他们的“卡卡西”露出了真面目,那是一张高度腐烂的脸,手也是枯骨的模样。

“腐尸”被鸣人一脚踹到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这时鸣人他们身后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大群肤色发青五官畸形的婴孩从洞穴的土壁里钻出,匍匐着向他们爬来,这些“婴孩”像是杀不完一样,源源不断的从土里钻出来,鸣人他们不得不往洞穴深处撤退。

QAQ妈呀我为什么还要继续脑补……各种各样的“鬼婴”以及恐怖画面出现在我脑海里...自己何苦为难自己( _ _)ノ|壁

反正就是鸣人他们任务里的洞穴根本不是大蛇丸的基地,而是一个巨大的墓穴,有千年老粽子和厉鬼的那种_(:зゝ∠)_

卡卡西和他们进来后不久就跟鸣人他们分开了,所以说啊,卡卡西老师的处境更危险,不过卡卡西老师有颜值啊!所以一个鬼女妹子就把他引到了主墓那边,希望能把卡卡西装进自己棺材,让他永远留下来陪她(怎么个留下大家都懂)。

鸣人几人一路遇到了各种鬼怪,除了“鬼娃”,还有当年被陪葬的女鬼们,穿着盔甲的骷髅,密密麻麻的人脸蛇群,刀枪不入还吃肉的巨型毒蜘蛛……

最后他们遇到了小boss,鸣人和大和闻到了沁人心脾的香味,还有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美丽花朵,他们不由自主的想靠近花丛中的容颜昳丽的少女。不过还好有小樱,作为女人的小樱闻到的是刺鼻恶心的腐臭,那些黑色的花朵上沾满了污黑的血液,眼眶里空洞洞的女鬼站在花丛里朝他们诡异的笑着。

嗯小boss会迷惑人心,还会物理攻击,她的下半身连接着那些花的根茎,柔韧的根茎灵活得跟触手似的,花瓣上血液一样的液体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她还能再生。

最后是天照之火烧死了小boss,佐助来啦︿( ̄︶ ̄)︿

哦原来这个地方以前的确是大蛇丸的基地,但地震之后就莫名失去了联系,那些人脸蛇其实就是大蛇丸的实验产物。

因为不断受到怪物的追击,而且还出现了小boss这样有智慧的东西,所以暂时组队的鸣人和佐助他们猜测应该是有什么控制着这些怪物。

过五关,斩六将,鸣人他们一边寻找失踪着的卡卡西的信息,一边往他们推测的“洞穴中心”赶去。

鸣人他们找到卡卡西的时候卡卡西正躺在棺材里,女鬼靠着棺材温柔的唱着不知名的曲子。

“嘘——夫君已经就寝~”

卡卡西独自一人走在洞穴里,他跟鸣人他们走散了。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带土,少年模样的带土。

“哟卡卡西!还上忍呢,居然会在山洞里迷路。”戴着橙色护目镜的少年说着,向他伸出手:“走啦,我们回去。琳和水门老师在外面等着你呢。”

“带土……你怎么会在这里?”卡卡西的声音带着未变声时的清脆,他一怔,发现自己变回了少年时的样子。

“哈?笨蛋卡卡西你什么意思?喂我说,卡卡西你不会还在记恨我没送你升职礼物吧!”带土双手环胸,有些心虚的说“我那不是…忘了嘛……你不会真的这么小气吧?回木叶后我会补给你的!”

卡卡西仍站在原地。

“喂,你不走,我自己回去了啊。”带土转身,磨磨蹭蹭的往前走着,偶尔侧头往后看一眼。

“等等!带土!”看着越走越远的带土,卡卡西跟了上去。

卡卡西做了个梦,梦里有带土,有琳,有水门老师和师母,还有父亲……恍惚间他听到了刺耳的尖叫,然后他醒了。

鸣人他们打败了那个女鬼,不过被她给跑了。

那女鬼离开不久,整个山洞开始颤抖,各种怪叫声从空旷的通道另一端传来,追击而来的怪物们攻势越发凶猛。

最后他们找到了大boss,大boss是个极为俊美的男子,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着,有几缕长发遮住了他赤裸的胸膛,他的下半身连同小臂都被不知是藤蔓还是树根的东西缠裹着,仿佛天生就这幅样子。

“无理之徒,受死吧!”

鸣人他们的招式由于地形的原因不能用,毕竟谁也不想被坍塌的洞穴掩埋,几人打得颇有些艰难,在躲避对方的攻击时还得注意脚下,他们现在是踩在纵横交错的枯木上与boss战斗的,枯木宽的地方有几米,窄的地方只有筷子粗细,枯木的下方看不到底,有东西掉下去也没传来什么回声。

唔鸣人他们最后当然打败boss离开这里啦。


“真是狼狈啊。”枯木下方传来一声嗤笑。

本应“消散”的boss突然出现在他之前的位置,因为战斗而破败的洞穴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他睁开眸子,眼中无悲无喜。

“不过玩闹罢了。彼岸之人不应来此,回去!”boss看向枯木下方。

穿着深色袍子的男人站在枯木上,不断生长的枯木从深渊之中挣扎着向上。

“啧,认真打一场吧!我赢了你就让我出去。”穿着深色袍子的男人这么说着,英俊的脸上满是桀骜,黑色长发微微炸起,黑色的眼睛开始变红,三枚勾玉旋转着凝成图案。

“尔是已亡之人,速速归去!”boss说完,不再言语。


这里是此世与彼世交接之处,黄泉的缝隙,冥土中唯一连接着此世的地方。传言只有从这里离开冥土,死神便不再干预“逃亡者”的任何事,只要你打得过“守门人”。

评论(1)
热度(6)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