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做了个乱七八糟的美梦

做了个超级棒的梦!虽然有些混乱_(:зゝ∠)_

不过见到了好多男神啊!狂喜乱舞!

梦里我是个菜鸡杀手,跟着我顶级杀手的老爸学习中。

然后因为我扫尾工作没做好,被一个爱慕我(什么鬼)的女孩跟踪,我将计就计把她带到了一个烂尾楼里,在她左右彷徨不知道往哪个楼道走的时候,我很装逼的出现在她面前,把刀抵在她脖子上问她为什么跟踪我。

妹子双手放在胸前,柔柔弱弱的说:我是来谢谢你的,谢谢你杀了那个害死我爸爸的家伙。

我一看,噢原来她喜欢我啊~于是我继续装逼的说: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就杀了你!

妹子红着眼眶,嘤嘤嘤的哭着跑了,留我一个人在原地感慨自己魅力非凡……

接下来我打算回家里,我遇到了我老爸的徒弟,算是我的师兄吧,然后我们一起回“杀手总部”交任务。

说是总部,其实只有几个人。“总部”完全看不出杀手的冷血残酷_(:зゝ∠)_因为那只是几座挨着的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几家比邻而居的普通人。

为了隐蔽,作为“杀手总部”的“家”是在乡下的。

路上师兄说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然后他就跑了。我偷偷跟着他,看到他和千手柱间神情严肃的讨论着什么。我被他们发现了,他们叫我出来。

原来他们在讨论神秘组织“晓”的那个面具男到底是不是宇智波斑。

我说:是不是秽土一下不就好了吗?

另外两人觉得对啊,与其在这里争论,不如秽土一下,如果斑出来了那么那个面具男肯定就不是斑了啊!

然后我们玩了秽土转生,啥玩应儿都没准备,柱间结了一个印,一个棺材嗖的就从地里冒出来了。梦里的我只是个菜鸡杀手,不是宇智波迷妹,所以我很冷静。

竖着立起的棺材被人从里面推开,一个很年轻的宇智波斑出现了!

不对,宇智波斑死的时候不是青年吗?怎么这个宇智波斑还带着少年的稚气啊??而且这状态明显是活的人啊。

少年斑茫然的左右看了看,然后一副依赖熟稔的样子往柱间身边凑,柱间手足无措又欣喜。

斑不是秽土转生出来的,他是个活人,是另一个世界的斑,另一个世界的斑虽然也很厉害,但他的性格更可爱些。

少年斑温柔又羞涩,乖巧的跟在柱间身后,我在心里给他盖上了“无害”的戳。

柱间很无奈,因为他是个居无定所的“游侠”,于是我和师兄邀请大名鼎鼎的游侠柱间来我们总部住。柱间答应了,师兄就带着他们先回去了。为什么他们“先”回去了呢,因为我速度慢跟不上他们_(:зゝ∠)_

北风萧瑟中,被独自留下的我慢慢的走着,然后……我捡到了一只杀殿!梦里的我不是杀殿迷妹,但我瞬间被杀殿高贵冷艳的风姿折服了。他问我这是哪里,一副刚穿越的茫然样(虽然看上去依旧高冷)。我仔细的说明了一下情况,邀请(诱拐)他跟我回我家(总部)。

我一路说着我们总部怎样怎样好,就这样我把他拐走了。虽然路上人烟越来越稀少,越来越荒凉,但高冷的杀生丸并没有发出疑问。

在路过一个小竹林的时候,我闻到一股臭味,我循味望去,一个唐僧抱着膝盖蹲在竹林里,他的身边有一坨翔,估计是谁家的狗拉的。唐僧仿佛没闻到一样,可怜巴巴的蹲在那里,我猜他是在等孙悟空他们,也就没有去勾搭(诱拐)他。

杀生丸明显也闻到了这股臭味,对于嗅觉灵敏的杀生丸来说,这妥妥的生化武器啊,他不禁皱眉,用手捂着鼻子,我一看急忙拉着他往前走,讲真真的好臭,我一个人类都受不了。

回到总部后我看到了……玖辛奈...( _ _)ノ|壁

玖辛奈举着大汤勺,说晚饭马上就做好了,让我去叫水门回来吃饭,我“哦”了一声乖乖出门去找人了。

找到水门的时候,他跟我说我爸爸准备接一个大单子,我要是速度快些或许还赶得上。

我一听有大单子,立马兴奋了,因为大单子=老爸出动=我可以学=找乐子!于是我屁颠屁颠的跑去找爸爸了。

我炫酷的杀手老爸看到我后一副嫌弃的样子,但还是把我带上了。他说这次的任务有些特殊,来接单的组织可不少,能不能入了贵人的眼接到任务,就得看个人表现了。

我一听这么厉害?还跟搞拍卖会似的。

我跟着老爸到了那个街,然后就被老爸打发着去闲逛了。

接着我遇到了一个很牛逼的帅比,我一看小伙子有前途啊,于是我就跑去为组织拉拢人才了。

小伙子说可以试试,于是我带着他去等我老爸。

我们边走边聊,慢慢聊到了恋爱这个问题上,小伙子还没有女朋友,我说我知道一个单身的大美人,肤白貌美金发碧眼身材超棒性感火辣!我说的是纲手,说完我看到了麻辣烫!于是我就丢下小伙子跑去买串串去了。

我买完串串回来,小伙子盯着我手上的串串,冷漠的说:你说的那个肤白貌美手上有嘴金发碧眼的尤物刚刚从这里过去了。

啊???我一脸懵逼。

桥豆麻袋!!!手上有嘴!

迪达拉!

我一听立马激动的抓住小伙子的衣领,问他那个人去哪儿了。小伙子指了个方向,我立刻就追了过去。

_(:зゝ∠)_我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但心里就是想找他。找到他!找到他!我慌慌张张的穿梭在热闹的人群里,想要寻找那抹金色。

最后我在一个垂直的土壁那里找到了迪达拉,他穿着长袖衬衫和小短裙(别问我为什么他穿着裙子!我也不知道!),正踩着垒起的石块往上爬。

“迪达拉!”我喊着他的名字冲了上去,拽住了他的裙角。

被拉住了的金发少年怒气冲冲的回过头,瞪着我:“你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但就是想拉住他。于是说不出原因的我只能固执的拽着他。

迪达拉恼火的往我手臂上踩了几脚,想让我松手。他已经快要上去了,只要他把脚搭上去,就可以翻到土壁上方去了,土壁上方一片平坦,就像悬崖顶端那样。

我一看,不行啊!他翻上去了就跑了,我就追不上他了!

于是我拽得更紧了。

唔然后我看到了迪达拉的胖次orz

他穿着短裙,位置还是我的上方,看到胖次也很正常。我内心默默鼻血,扒着他的裙摆不撒手。

“太慢了,迪达拉。”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一看,一个穿着时髦的红发少年正站在土壁上方。

啊…蝎。

我一愣,松手了。

之前那种火急火燎想拉住迪达拉的感觉瞬间没了,迪达拉爬了上去,站起身后拍了拍衣服,瞪了我一眼后“哼”了一声跟着蝎走了。

感谢他没有顺手丢个炸弹。

我傻傻的看着两人走远,内心平静安详。啊,太好了呢。

我回去等老爸了,之前那小伙子已经不见了,我在老爸进去的那个地方的门口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天都黑了,那里面还是没有人出来。

因为我一直徘徊,保安好像把我的情况跟上面的说了,我老爸出来后塞了我20块钱,叫我自己回去,然后他又进去了。

“等等啊爸爸!多给点啊!”现在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我想逛夜市!我想买包包!我想去嗨去浪去哈皮!

我趴在玻璃门上大喊着,然而老爸并没有理我,他只给了我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不愧是顶级杀手啊。


评论(3)
热度(4)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