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重身

有个脑洞,假如鼬是泉奈的转世……

如果有来世,那就换我来做兄长守护你吧,哥哥。这样想着,泉奈微笑着,安详的离世了,留下悲恸的斑颤抖着肩攥紧拳头。


鼬很早便能记事了,这个孩子给人的映像就是早熟。

小小的鼬坐在庭院的走廊上,看着秋叶随着风簌簌落下。

他在想昨晚那个梦,看不清面容的少年穿着深色的族服,不服帖的微长的黑发支楞着,一个男孩趴在少年背上,两人在夕阳中缓缓前行,鼬知道,那男孩的背很宽很温暖……

每次梦到那个少年,他都觉得安心,可他就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容。梦里仿佛有一层雾,越是想看清一切就越是被浓雾遮挡。

好想……鼬皱皱眉,自己在思念谁呢?

大家都说富岳家的鼬是个天生的忍者,即使是尸横遍野的战场,年仅四岁的鼬也丝毫不会畏惧,若他成长起来,定是个不会输给其父亲的强者。

同样的血腥味,同样的悲凉,同样的残酷,刚跟着其他忍者打扫完战场的小鼬擦着手中的手里剑,思绪却越飘越远。

那战场给他一种微妙的熟悉感,但是……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

小鼬低下头,看着被擦拭得干干净净的手里剑。

在那尸山血海之上,应该有个背影高大的男人,背负着宇智波的族符,张扬肆意的笑着……

唉自己在想什么呢!小鼬迷茫的眨眨眼,将手里剑收了起来。


空旷的山洞里,行将就木的老人挣断了给自己输送查克拉的管道。他大口喘着气靠在座椅上,殷红的写轮眼被合拢的眼睑遮住,等他再次睁眼之时,将会是他计划实现的时候。

泉奈……让你久等了,我来了。


“妈妈,你生病了吗?”

跟着美琴走出医院,小鼬疑惑的向妈妈询问。

美琴莞尔一笑,让小鼬将头靠在自己腹部。

“不是哟,鼬就要当哥哥了。”

小鼬轻轻的抚上妈妈还未显怀的肚子,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音。

哥哥……自己要当哥哥了……

“小鼬觉得是弟弟还是妹妹呢?”美琴笑着,温柔的问到。

“弟弟。”鼬不假思索的回答。

美琴挑眉,问:“为什么呢?妹妹也不错啊。”

鼬的耳朵贴在妈妈肚子上,他小声却坚定的说:“我觉得是弟弟。”

美琴听着大儿子孩子气的回答,忍不住笑了起来。

弟弟,我会保护你的。鼬这样想着,温柔了眉眼。


几个月后,美琴在医院生下了她的第二个孩子。

鼬看着那个小脸通红的婴儿,心里一片满足,就好像有什么空缺被填补上了一样。

这就是…与我血脉相连的弟弟啊……

我会永远守护你,为你排除一切困难,直到你羽翼丰满,那时我会看着你翱翔于天际。

我的…兄弟。



如今已经没有谁能挽救宇智波了,至少…至少要保住佐助。

鼬的神情难得的有些忧郁。

对不起了,佐助。

遇到那个自称“宇智波斑”的男人时,鼬惊愕的同时却忍不住在心里说,不,怎么可能是斑!

那个闻名忍界的强者,能与初代火影抗衡的男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自己又凭什么说宇智波斑是怎样怎样的人呢?毕竟自己又没见过对方。

木叶56年7月,宇智波一族被灭,凶手宇智波鼬叛逃,全族仅其8岁的弟弟宇智波佐助逃过一劫。

那个男人,神秘莫测,让鼬猜不透,看不清。

斑…是吗?

鼬拢了拢黑底红云的长袍,神情漠然,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鼬加入晓已经好几年了,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

快点变强吧佐助,然后杀了我。

鼬抬头看着天空,略有些疲惫的深吸了一口气。

即使这些年不能呆在对方身边,但是,能站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也很好呢,佐助……

鼬死了,死于兄弟决战。

绝带来了这个消息。

带土接过鼬的写轮眼,心里盘算着怎么把佐助忽悠进组织。


再度见到佐助时,鼬已是秽土之身。

阔别许久的兄弟联手打败了兜,解除了秽土转生。

“无论你以后怎么样,我都永远爱着你。”鼬微笑着,按住弟弟的后脑勺,将自己的额头贴在对方额头上。

佐助愣愣的看着鼬放大的脸,眼眶一阵阵发酸。他缓缓抬起手,搂住了哥哥的腰。

佐助哽咽着流下眼泪,死死低着哥哥的额头,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量。

“好了,现在我们该去战场了。”鼬抹掉佐助脸上的泪水,拍了拍他的头。

兄弟俩并肩共赴战场。

在战场那边,有一股熟悉的查克拉。

到底是谁呢?

鼬的发丝在风中飞舞,那种自佐助出生后就消失不见的熟悉感……

你会是谁呢?

鼬并不是感知型忍者,但那股查克拉却像黑暗中幽幽飘散的百合香,引诱着鼬去追寻,去探索。

明明已经不再是血肉之躯,鼬却觉得心跳在一下一下加快。


宇智波斑很烦躁,后方的远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自己,那种略带熟悉但却完全陌生的查克拉让他很不爽,而那股查克拉还在不断靠近。

啧,就让我看看吧,到底是哪个家伙。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身着暗红色袍子的男人。柔顺的黑发扎在脑后,万花筒写轮眼颇有些艳丽,眼白的部分一片漆黑,脸上还有着裂痕。

“Izuna……”斑失神喃喃道。

明明是完全不同发面容,但斑却下意识的唤出了这个名字,旁边那个与泉奈长相相似的少年却被他完全无视。

听到穿着红色铠甲的男人说出这个名字,鼬的瞳孔猛的一缩。

“尼桑……”

脑子里仿佛卷起了一阵风暴,另一份记忆涌入脑海,前世与今生交织着,虚假与真实已经混乱,鼬不自觉的朝着对方抬起手。

斑激动的从土柱上跳下,朝着鼬奔去。

然后他被挡住了。

佐助冷着脸抽出刀站在鼬身前。

斑眼神一厉。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跟我抢泉奈\哥哥的人都要死!

争锋相对的两个宇智波瞬间脑回路重合。

哦豁,修罗场_(:зゝ∠)_


三个宇智波盘腿围坐在一起,其中两个抱着胸瞪着对方,时不时冷哼一声,神态表情如出一辙。

佐助:该死的宇智波斑!居然想骗走哥哥!

斑:哼,可恶的臭小子,总拿各种各样的理由缠着泉奈!

鼬:……

经六道仙人科普,知道了“因陀罗”和“阿修罗”的吃瓜群众:啧啧啧~见过吃醋的,还没见过自己吃自己(转世\前世的)醋的。

某天,忍界某论坛上出现两篇帖子。

#假如一个人对自己的转世\前世不满怎么办?# 

 #家里突然多了个兄弟,我该怎么处理好哥哥和弟弟的关系#

评论(4)
热度(68)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