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崩坏的童话梗

四战后的某一天,木叶得到了一个画着神秘符文的卷轴,碰到卷轴的井野一下就瘫倒在地,在场的几人都一脸懵逼。

哦为什么是井野?因为井野好看啊_(:зゝ∠)_适合做明星。

在这里井野被其他人称作“伊诺公主”,然后她被告知她马上就要结婚了。

什么鬼?!

“美丽善良的公主在海边救了遇难的邻国王子,王子满心感激对公主一见钟情,特向国王求娶公主。这是官方版本。”手持大波斯菊手杖的花仙子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

“妹妹!你不能嫁给他!”门碰的一下被推开,戴着皇冠的迪达拉走了进来。

“黏土告诉我,那个家伙已经有心上人了。”迪达拉有些焦急的说。

长得C3黏土炸弹一模一样的小精灵在迪达拉肩膀上叽啾叽啾的叫着。

井野:……这又是什么情况?

“不行,我要在所有人面前揭露这件事,我的妹妹绝对不能嫁给一个虚伪的男人!”迪达拉喃喃说着急匆匆的离开了。

鹿丸的声音突然在脑海里出现:“井野,听得到吗?”

井野一愣,急忙道:“听得到,鹿丸是你吗?”

“嗯,井野你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这边用来联络五影的电视上看得到你那边的情况。”鹿丸在遇到正事的时候向来很冷静,他继续说:“你的身体现在躺在木叶医院,山中一族的人用心传身之术让我们联系上了你,你现…应该处于一种类似月读的状…我们会尽快让你醒过来…不要担心……意安全……”

鹿丸的声音断断续续的,最后消失不见。不过好歹也了解一些情况了,井野相信自己的同伴们,所以现在自己的首要任务就是保护好自己,如果自己在这个“幻术”中死掉,那现实里或许就会是脑死亡。

秉着“反正都是假的”的想法,井野对嫁人一事并没有拒绝,这时候推掉婚事那就是自找麻烦,然后结婚当天井野见到了自己的结婚对象。

少白头的忧郁王子卡卡西在婚礼上依旧蒙着面,捧着手花的井野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木叶,电视机前的众人一片沉默。


恍恍惚惚的跟着“丈夫”踏上了前往邻国的豪华游轮后,井野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卡卡西王子”。

晚上,这对受到人们祝福的新婚夫妇隔着一个枕头盖着被子聊着天,紧张很久的井野默默松了口气,其实她是打算一个手刀放倒“卡卡西王子”的,不过看这王子的反应,似乎跟自己结婚也是别有隐情啊。

夜深了,“卡卡西”的呼吸很平稳,似乎已经睡着了。这时,井野听到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吱——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走了进来,那人手里拿着什么反光的东西,井野全身紧绷了起来,那个人手里拿的是一把刀。

“卡卡西……”男人的声音有些喑哑。

“你来了。”本应熟睡的卡卡西平静的说着,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你来杀我吗?”

“不,我怎么舍得杀你!”男人摇头否认。

这个男人的声音有几分耳熟,井野躺在被窝里,仔细想着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

“为什么不杀了我?明明只要把我的心头血淋在你的腿上,你就能再次回到大海……”卡卡西的声音有些颤抖:“杀了我吧,带土。”

!!!!宇智波带土!井野睁大了眼睛,没想到半夜摸到房间里来的人居然是宇智波带土!

“开什么玩笑?!卡卡西,我从不后悔用容貌在海巫婆那里换了这双腿!我今天来只是为了杀了她,这个女人凭什么做你的妻子?!”

“带土,是我要娶她的,跟她没有关系。”

“我知道是你求娶的她!”带土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痛苦“我当然知道…你的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为什么你要娶她呢……”

“带土唔……”

铁器落地的叮当声传入耳朵,卡卡西的声音被带土堵在了嘴里,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了啧啧的水声,两人的呼吸急促了几分,井野有些尴尬的僵着身子,假装自己睡得很死。

“停下吧带土,这种愚蠢的事……”卡卡西喘了口气,出声阻止。

“呵…愚蠢吗……卡卡西,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带土这样说着,然后房间里响了了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的声音。

“唔…别…带土……不要在这里……”卡卡西的喘息越发撩人。

带土深吸了口气,用甜蜜又痛苦的语气说:“卡卡西,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怎么就爱上你了呢。”

噫!井野被雷得鸡皮疙瘩都出来了,这烂俗的台词,现在的小说里已经不会写了好吗!

内心吐槽不已的井野感觉床上一轻,偷偷睁眼瞄了一下,卡卡西已经被带土抱着走出了房间。


木叶,电视机前的众人一片沉默……沉默……


带土他们刚离开没多久,屋子里突然出现一个人。

“哦呀,这就是传说中的伊诺公主吗?”

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井野的脸。

井野睁开眼,果然是佐井。

不,只是跟佐井长得很像,井野皱皱眉。

尖耳的“佐井”微笑着,露出两颗獠牙小虎牙:“果然如传闻般美貌,美丽的公主,你愿意跟我走吗?”猩红的眸子流光婉转勾魂摄魄。

不等井野做出反应,“佐井”右手带着斗篷一挥,卷着井野化作漫天蝙蝠飞走了。

“不好啦!公主被吸血鬼掳走啦!”


“佐井,你真的抢了个公主回来啊我说?”长着四条尾巴、黑红色一大坨(请自动带入佩恩袭击木叶时,鸣人暴走的状态)的鸣人四脚着地的围着井野转了几圈。

井野局促的坐在自己跑过来“求坐”的椅子上,椅子语气活泼的安抚着井野,让她不要害怕。

吸血鬼佐井微笑着:“怎样?不比你那个佐助公主差吧?”

听到“佐助”两字,鸣人迅速消沉,可怜巴巴的团成一团,忧郁的望着落地窗外的白云,“佐助他,不是公主……”

佐井有些诧异:“怎么会?难道佐助是王后和别人私通的私生子吗?”

鸣人依旧望着飘过的白云,他有些难过的说:“不,佐助的确是国王和王后的孩子,但是他是男的,而且他不爱我,我的诅咒估计这辈子都解不开了。”

“那你换个真正的公主吧。”

“已经来不及了,仙女留下的玫瑰花要不了多久就会凋谢了,但是…我好像爱上他了,哪怕他不是公主,哪怕他并不爱我,我好像……已经爱上他了…呜呜呜……”

暗红色的野兽团在地上呜呜的哭着,周围的“家具”们纷纷出声安慰他。

僵坐着的井野脑子早已被“佐助公主”刷屏。

“所以你就把佐助公…王子送回去了吗?”佐井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果然是个笨蛋。”

忽然,一只小蝙蝠飞了进来,它在佐井耳边小声的叽叽了几声后便飞走了。

“笨蛋,你的心爱的佐助王子回来了,不过他还带了军队一起过来。”佐井皮笑肉不笑的丢出炸弹。

鸣人闻言哭得更大声了,没想到佐助这么无情。

已经脑补出“我爱你,你不爱我,我成全你,你要杀我”的井野同情的看着鸣人。

马蹄踢踏声逐渐逼近,最前方的佐助骑着骏马缓缓向城堡走来。

佐井走到井野身边,准备看情况带着井野闪人。

佐助抬起右手示意军队停止前进,他独自一人下马走到城堡前,伸手推开了城堡的大门。

“鸣人。”冷清的男声在安静的大厅里响起。

“佐助……”暗红色的野兽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小心翼翼的凑了上去,“佐助,如果可以的话,你杀了我后能放过城堡里的其他人吗?”

鸣人趴在佐助脚下,静静的等待爱慕之人举起屠刀。

佐助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鸣人继续说:“我知道你不爱我,被一只怪物抢走这是你闪耀的人生里的污点吧。”

佐助的脸更冷了。

鸣人还在说:“我准备好了,你动手吧,我不会反抗的。”

佐助只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直跳,他一把抓住鸣人的两只长耳朵迫使对方仰起头来,一个吻恶狠狠的印在了野兽满是尖牙的嘴上。

“哼!白痴!”

鸣人惊呆了,躲在暗处的佐井和井野也惊呆了。

城堡的阁楼里,只残留了一片花瓣的玫瑰重新焕发生机。

野兽的身上突然冒出耀眼的光,鸣人不受控制的漂浮起来,暗红色的皮毛从头顶开始一点一点转变成人的样子。等光芒彻底散去,变回人样的鸣人傻兮兮的握了握自己的手,不敢置信的看着佐助。

“佐…佐助……你难道……喜…难道你……”鸣人脸色爆红,结结巴巴的说着,却因为紧张而说不清楚。

“大白痴,从现在起你是我的俘虏,跟我走吧。”佐助有些嫌弃的说着,拽着鸣人的衣领转身就走。

鸣人踉跄着被佐助拽走了,城堡里的“家具”们也变回了人的样子。

井野身上忽然也冒出了光,井野感知到了身体里出现的另一股查克拉,自己或许马上就能从“幻术”里醒来了。

“伊诺!”佐井伸出手,却不敢靠近井野,那光让他很不舒服。

井野笑了笑,对他说:“再见了,吸血鬼先生。”


井野醒来后,同伴们立马围了上回来。

“我回来了。”井野对大家说。

人群里的佐井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欢迎回来,井野。”

井野与他对视一眼,也不禁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被喂了狗粮的鹿丸几人纷纷捂着眼睛离开了病房。

后来,木叶流传起了两部小说,一部叫《海の子》,一部叫《美人与野兽》,两部小说极赋浪漫色彩,收到了广大读者的好评,据说再过不久就要拍成电影了。



_(:зゝ∠)_其实一开始我的脑洞是井野穿越火影崩坏版童话世界,然后全世界范围内实况转播的。

我们的勇者井野小姐遇到了整天沉迷艺术无法自拔的小王子迪达拉和他木偶恋人的匹诺蝎;

还有为缘寻找为爱坚守用容貌换了双腿的海妖带土和落水的王子卡卡西;

以及穿着大头青蛙玩偶服的被巫女诅咒变成青蛙的鸣人王子和爱玩草薙剑金球的小公主佐助;

被诅咒后变成鲨鱼的野兽王子鬼鲛,在雨夜推开了城堡大门的美少年鼬;

还有善良美好的小白花白雪公主泉奈和冷酷无情的恋尸癖白马王子扉间;

以及背后敏感到被二十张床垫下的豌豆硌得失眠的公主斑,还有被公主压在二十张床垫下的豌豆王子柱间;

还有沉睡在长满荆棘的荒凉城堡里的睡美人弥彦和柔弱坚强的王子长门……

然而写着写着就变了_(:зゝ∠)_脑洞大了详写又麻烦,所以就只有美人鱼土哥和卡卡西王子以及野兽王子鸣人和他的真爱佐助出场了,哦迪达拉小王子打了个酱油……

评论(9)
热度(103)
  1. 寒庭暮白雪° 转载了此文字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