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有个脑洞_(:зゝ∠)_假如火影里的一部分人被阴阳师手游里的妖怪附体,然后性格啥的在本人和妖怪之间不断切换


鬼鲛=荒川之主(水生两栖类生物)

接到任务的鼬哥:“鬼鲛,走了。”

鬼鲛[荒川之主]咸鱼状瘫在基地椅子上:“_(:зゝ∠)_哦……”

然后咸鱼之主一路划水

鼬哥内心:鬼鲛此人,果然深不可测,为什么他不拿出全部实力?是要试探我吗?


君麻吕=妖琴师(白发红点红眼影)

君麻吕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但就是不会死,没办法,有妖琴师的妖力撑着嘛,就算死了也看不出来,毕竟日本故事里不少妖怪都是活人或者死人化成的。

中忍考试,君麻吕挂着音忍村的名头去了。君麻吕的身体作为容器已经没啥作用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所以就被彻底当成棋子了。

死亡森林之后,小选竞技。

考官:“音忍村君麻吕VSx忍村xxx,请考生入场。”

君麻吕肤色苍白一副病容的站在比斗场内,然后妖琴师的人格冒出来了:“斗鸡斗技?有趣。”

瞬间发动血继限界,白骨为琴,妖力为弦,微笑:“诸君不若听我一曲,此曲乃我三日前所谱。”然后他弹起了琴。

音忍:糟了,君麻吕又发病了OAO

对手:喵喵喵????

对手大怒,你是看不起我吗!然后他动手了。

于是君麻吕[妖琴师]胖揍了对方一顿,王之蔑视:“果然是粗鄙不堪的下等忍者啊,打断一个乐师的演奏是会遭报应的。”

在场众人:……

多年后,君麻吕/妖琴师进入了娱乐圈,成了顶级的乐师大明星,一曲难求,小国大名想见他一面都难的那种,他为大蛇丸带来了许多财富,蛇叔再也不用担心他的研究经费!

巨星君麻吕的存在无形中为音忍村打了广告,星探们都知道了一个歌手培养基地,它就是——音忍村!

音忍村以一种奇妙的形式名声大噪。

吹笛子的多由也&吹埙(类似埙,不知道是啥玩意儿)的干笋:为什么最近总有一些普通人冒出来问我要不要出道?懵逼.jpg

音忍怒摔乐器武器:“不!我们不是作为歌手被培养的好吗!”



水门=山兔(速度和蛤蟆)

玖辛奈刚生完孩子,然后戴着面具的神秘人就蹦出来了。

面具男把起爆符往仔鸣身上一贴,问:“要孩子还是要媳妇,选一个。”

正准备说什么的水门瞬间山兔上身,一个帅气的大男人气场瞬间变化,一副“你坏你坏你好坏”憋着眼泪萌哒哒的表情:“QдQ你欺负我媳妇!不可饶恕!”

水门[山兔]分出一个影分身,蛤蟆怪瞬间出现在分身身下,分身开始蹦迪。

水门[山兔]瞬间出现在面具男身边,仔鸣被抢回塞给恢复了一些的玖辛奈,面具男大惊:这是什么新忍术?!这速度,不愧是被誉为“金色闪光”的四代目火影。

来不及还手的面具男被噼里啪啦揍了一顿,最后被抓捕归案。

水门[山兔]扒拉着玖辛奈的衣摆:“QwQ媳妇……”你看我表现得好不好?好不好?快!表扬我!

玖辛奈嘴角一抽,在他脸颊落下一吻,摸头之:“乖~”

水门[山兔]:满足o(* ̄︶ ̄*)o



佐助=酒吞

鸣人=茨木

佐助:“为什么对我如此执着!”

鸣人:“因为我们是挚友啊!”茨木童子说了,比“朋友”更重要的就是“挚友”,所以佐助是我的挚友!

佐助&酒吞:……这该死的“挚友”(╯‵□′)╯︵┻━┻

佐助亮出了写轮眼,脸色阴沉:“鸣人,你去死吧。炎遁·加具土命!”

鸣人:“桥豆麻袋!佐……”表情瞬间从茫然无措切换成兴奋,“吾友,你终于肯与我一战了吗?”鸣人[茨木]如此说到。

佐助:……这日子怎么过哟!这道题我不会,酒吞童子,你来!

蹲在佐助内心深处的酒吞默默摇头:不,这道题我也不会,哎……

佐助&酒吞:心好累。这该死的“挚友”!

九喇嘛趴在封印空间的牢笼里:我就看看,我不说话。微笑.jpg



带土=鬼使黑

卡卡西=鬼使白

带土把自己的一只写轮眼送给了卡卡西,然后他被斑爷救了。

斑爷想忽悠土哥让他在自己死后继续执行月之眼计划,然而土哥[鬼使黑]表示拒绝。

带土想去看木叶的大家,鬼使黑想去寻找弟弟,斑和绝一合计,设了个计,让“逃走”的带土看到了卡卡西杀死琳。

带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这不是真的!琳!

鬼使黑:感受到了!弟弟的气息,就在那个人身上!

带土:QAQ琳!都是假的!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鬼使黑:除了弟弟什么都不重要。

带土:我要琳。

鬼使黑:我要弟弟。

带土:我要报社!

鬼使黑:我要弟弟。

于是……

深夜,一个人影潜入了旗木家。

白发少年睁开眼,往旁边挪了挪,空出半个床,继续睡觉。

潜入的家伙熟练的脱衣上床,贴着白发少年满足的躺下盖上被子。

第二天,睡醒的卡卡西瞥了一眼身边的前队友,淡定的从睡姿糟糕的黑发少年身上跨过,穿上外套去厨房弄吃的。

醒来的带土一脸崩溃:“为什么又是卡卡西家!”

一开始以为自己梦游,后来觉得自己人格分裂的带土嘤嘤嘤的钻进神威空间跑了。

带土[鬼使黑]:“不……我还没得及跟弟弟说句话!不能走!”

于是带土[鬼使黑]乖乖回到卡卡西的房间,抱着被子等待爱心早餐。

回过神来的带土已经吃了大半个煎鸡蛋,他咬着煎鸡蛋内心默默垂泪,为什么自己分裂出的人格这么奇葩啊,居然认为卡卡西那个白毛是自己亲弟弟!

对面的卡卡西[鬼使白]看了他一样,主动收敛意识放出原主。

带土就这么看着卡卡西眼睛一闭一睁,那种熟悉的感觉瞬间回归,这才是卡卡西的感觉啊。

两个少年嘴里包着吃的大眼瞪小眼。

带土面无表情的吃掉煎鸡蛋,冷哼一声跑了。

卡卡西:……

战略性转移的带土蹲在小河边顾影自怜,我辣——么厉害,为什么会有那么撒币的人格!卡卡西那个辣鸡也是,居然自我催眠出第二人格跟我的第二人格玩兄弟游戏!这一定是木叶牵制我的阴谋!话说木叶是怎么知道我第二人格的性格的?

鬼使黑:呵呵。


评论(4)
热度(28)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