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庭暮白雪°




今天重温了下鬼灯,然后开始脑补今剑x源义经

正太大法好~


某天,今剑重伤,他的意识迷迷糊糊中来到了地狱,看到一个站在桥上,吹着巨大号角的美少年。不知怎的,他瞬间就想到了义经公。

啊自己果然要碎了,不然怎么会想到义经公呢?

看着鼓着脸颊,吹着号角的美少年,一身狼狈的今剑疲惫的倚着桥头的栏杆,缓缓坐下,他实在太累了。

就这样吧…对主公而言,自己不过是无用的短刀,等自己碎了,主公又会锻造新的刀剑吧。

这样想着,今剑的视野逐渐模糊。

“咚”,一声闷响引起了源义经的注意,他侧头寻声看去,一个少年弓着身子倒在地上,白色的杂乱长发遮住了他的脸,他的衣裳被利器划了无数道口子。

源义经愣了愣,通知了警署的鸦天狗们。这个鬼他之前并没有在地狱见过,但如果说是新鬼的话,对方那身衣服又不像是现世的装束。不管如何,对方一身是伤的出现在这里,作为警署的一份子,既然遇到了那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唔…”今剑微微睁眼,对自己的现状有点懵。

“啊!他醒了!”

一张毛茸茸的狗脸占据了大半视野,今剑……今剑……

抱歉我懒得写了_(:з」∠)_大家自行脑补吧


小白:啊!他醒了!

鸦天狗B:他是源义经带回来的呢,真幸运,我也想和源义经大人亲密接触啊~

今剑:啊等等!你刚刚说…源义经?!

鸦天狗B:嗯?怎么了?莫非你也是源义经大人的粉丝?哈哈,源义经大人的魅力果然无人可挡!(说着,拿出一本杂志开始日常吹爱豆

今剑:……(心情复杂)


今剑:我是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哦!我和义经公你,从寺庙那时开始,到最后都一直在一起呢!……是的……直到最后都……

源义经:啊诺…果咩……我并不记得自己有过什么名为今剑的刀。

今剑(坚强微笑):……如你所见,我是天狗喔!蹦蹦跳跳的天狗~

源义经:天狗?(想到了那一大群鸦天狗同事)

阎魔大王:嘛~既然如此,那就把今剑安排进警署吧,说起来今剑和源义经真是有缘啊。

于是报社和杂志又有八卦新闻可写了 #警署新成员!付丧神美少年!# #跨越时空的守护,源义经和他的爱刀# #地狱新偶像!崛起!#


源义经:好想要肌肉……

今剑:诶?肌肉…(默默脑补虎背熊腰的俊美少年义经公……)不!义经公你不要想不开啊!

评论
热度(11)

© 寒庭暮白雪° | Powered by LOFTER